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末代皇帝 — 另類應節「鬼故」

2020/8/31 — 16:58

《末代皇帝溥儀》劇照

《末代皇帝溥儀》劇照

【文:清揚】

適逢農曆七月,除了鬼門關大開,戲院的大門也跟著開了。

重開的消息一出,我馬上就買了《末代皇帝》優先場的戲票。

廣告

可是在電影中,要門開就沒那麼容易了。

電影中,等待溥儀的就只有一道又一道緊閉的大門,是他一生都跨不過的一道坎。電影中我最深刻的一幕,要數婉容被押至精神病院那一幕:溥儀想要追上去,可是面對揚長而去的車子以及緊閉的大門,他卻只吐得出氣弱游絲的一聲「開門」,然後便默默的流著淚,轉身緩緩步回自己的牢籠之中。和十四五歲想要出宮的溥儀相比,這還不如當年的聲聲反抗,以及以小白鼠扔門那一下擲門有聲。因為成年的溥儀,已經被無力感吞噬過無數次,並且深深認知到自己的無能了。所以這次又會有什麼區別呢?

廣告

生於帝王之家,是世上可怕的詛咒。在溥儀還只懂奶聲奶氣叫著「阿嫫」的時候,每個人都說他在這世上可以隨心所欲,全因他是「上天之子」。然而觀眾都已經知道 — 這不過就是老天對他人生開的一個大玩笑,他從未擁有過至高無上的權力,在朝堂上呼風喚雨;反而是時刻體驗著生而為皇的無奈。

紫禁城根本就是座鬼城,縱有富貴榮華,那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一圈又一圈聳立著的朱紅宮牆內,有人爭名逐利,有人苟且偷生,有人用一生再盼一夜溫存…幾百年下來,攢積了數之不盡的鬼故事,迫瘋了不知道多少個可憐人。溥儀身上的龍脈有如一頭厲鬼,纏繞在他心頭冤魂不散。身為九五至尊,對權力的追求,是信仰也是生理需求。復興大清的責任,是一道他無法擺脫的枷鎖。這大概是他在電影中沒有去找英國人而投向日本一方的原因 — 即使是個傀儡,他也想要抓住再次稱帝的機會。即使被逐出紫禁城,不過就是監獄換個花樣罷了。唯有在片尾溥儀生平第一次獲得天子以外的身分 — 園丁,龍脈才終於「失效」。往日的天上之子終於墮入凡世,雖然教人不勝唏噓,但也是溥儀真正的救贖。

電影無疑是憐憫溥儀的,淡化了那些較不堪的部分,並盡最大可能注入人性。導演還找來了好看得叫人屏息的尊龍,精準的演出了作為帝王每個身不由己的瞬間,再配上坂本龍一磅礡的配樂,在大銀幕上輪播三小時,無非也是想觀眾去理解、同情這位被時代浪潮中顛沛流離的悲劇人物。《末代皇帝》作為第一部在紫禁城取景的西方電影,可謂前無古人;而當年中國對電影內容的寬鬆態度,放諸今天你我也知已是方夜譚,「後無來者」了。電影帶給我的震撼,莫過於一個意大利人在 80 年代竟對中國文化有如此強的表現力;反觀時至今日,西方社會對中國文化的認知仍然不見有多大進一步,從那些各大時尚品牌推出那些摻了「中國元素」產品便可以窺個一二。無他,四十多年過去,中國又輸出了怎樣的「文化」?輸出「被過濾」的東西,別人看來,自然就成了個四不像。

(作者簡介:90 後,怕忘記自己看過的電影,所以動筆寫影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