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彤 - 林中鳥 (Official Music Video 截圖)

《林中鳥》浴火重生的林欣彤 — 在灰燼中復活,繼續發亮而永生不死

【文:Panda】

記得第一次聽《林中鳥》,那刻最大的感覺是「有火的林欣彤終於回來了。」作為由巨聲就開始支持的聽眾,我總覺得林欣彤身上帶著好多不甘,因為錯過、失去得太多,她一直卡在中間。有一陣子還覺得不止她迷失,我也為她感到洩氣,但欣賞的、喜歡的人終究會留守,於是一直等待她回來。

唱過《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直率地表達堅持自我,其後唱回主流情歌,當中感受到 Mag 訴說故事的細膩,卻始終少了一股當初在比賽中被稱為「靈魂歌姬」的氣焰,那種你不得不認識她、聽她唱歌,因為她就在大聲高唱她自己的感覺。

在《林中鳥》的MV下,依然見到有留言說她鼻音太重、聲線不夠響,也有人問為何她還不紅,她好有做歌后的條件等等,但有一個留言我印象好深刻,說:「Mag 其實就是《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裡說的,『賣冷門東西偏遠商店,市場上見不得會佔先』,就由得懂欣賞她的人喜歡她吧。」我覺得不是的,她不該卡在這個位置,她還值得更加更加多,至少不是間冷門小店。

直至反覆聽了好多好多次《林中鳥》,好多人說這是《鳥籠》的續集,起初我好認同,因為覺得在這首歌當中她的吶喊極具穿透力,像要衝破那些擋在前面的牆,但就在《鳥籠》與《林中鳥》的 Crossover 1-take 版本出了之後,聽著她反覆地唱「I can fly」的 ad-lib,我才發現原來她除了帶著衝破那些框框、那些枷鎖的勇氣,更深切、更真實的,是一份重生的感覺,如同傳說中火鳥的故事。

神話之中,常常出現被統稱為不死鳥的火鳥。翻查資料後,發現不死鳥會在途上採集各種有香味的樹枝或草葉,然後將它們疊起來,再引火自焚。最後在留下來的灰燼之中,便會出現重生的幼鳥。

在火光之中燦爛地復活,在灰燼之中重新誕生,作為全新、發光發亮的新鳥,展翅飛翔,這就是林中鳥。

當初被說唱不穿框框的 20 歲女生,多年來努力尋找新的發聲位置,不斷練習。在最高峰的時候掉下,患上抑鬱、首次失聲,工作突然停擺。至 17 年憑《忍》再度受關注,卻又受失聲所襲,連第一個演唱會都要無奈取消,從被看好的超新星,到處處碰壁、屢受波折,困難重重,她仍在唱著。

也許像她說的,在她的世界音樂是陽光、愛是空氣,於是缺一不可,不然無法活著。所以縱使難關處處,她也奮力掙扎地活著,我看她的不甘,加上她的不屈,造就了今天的《林中鳥》,她大聲的告訴你,她回來了,其實她沒離開過,只是重生了。新的她帶著更堅定的信念,仍然如此堅持,無懼地繼續高唱。

《林中鳥》電台首播到各大平台上架,中間隔了兩天。如此短時間,我們見證了一個媒體不得不獻上最終章,就此絕筆,我們同時也好無力地送走了一個時代。但也就在當晚,《林中鳥》上架,這算不算是巧合?當晚我在房間開著夜燈,想寫些什麼,卻始終寫了又刪、刪了又寫,難以表達。

過了近半個月,今天寫了這麼多,我才知道該如何結尾。與林欣彤一樣,與其他人一樣,在最黑暗、最痛苦的時候,經歷過無數遍低潮所帶來的失意和迷失,只要活著、堅持信念,默默地去做,收集沿途的枝椏,我們總可以在走到絕處那一刻,化身為不死的火鳥,浴火重生再前行,永遠發光發亮。繼續保持不屈地面對、抵抗所有就在面前,或即將迎來的困難。

最尾弱弱的表白,我愛林欣彤。謝謝你,永遠的靈魂歌姬。

作者簡介:前報章副刊記者,現為自由身獨立記者。喜愛各類社區故事,人文藝術音樂元素;記錄貼身的事,寫純粹的情感,歡迎來 Instagram: Pan.cil  找我一同感受每個生活細膩的部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