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 Gonzalez-Torres,「完美戀人」”Untitled(Perfect lover)”

林夕與「完美戀人」:愛情的終極理想,現實的千瘡百孔

林夕筆下,「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一曲《與我常在》,說穿生存的孤獨本質,指涉愛情的終極理想,完美戀人的恆久:「沒有一秒共你別離,還攜手看著生與死」。

愛情的雙人舞、二重唱,略有不慎,隨時踩踏對方的腳掌,高音時勉強得走音。皮肉撕裂,尖叫責難,個體如何契合?這或許是,從古至今,愛情想像的難題。

追尋浪漫之愛的唯一,靈魂伴侶的完美,如同柏拉圖神話,我們都和另一半分離,渴求重新結合,同生共死,分享生命。現實卻千瘡百孔,爾虞我詐,令人神傷。

Felix Gonzalez-Torres,作品「完美戀人」”Untitled(Perfect lover)”,可與林夕歌詞並置對照,具現我們的愛情想像。兩個時鐘,同步的個體,時、分、秒針的轉動一致,不單是時鐘,而是,彼此契合的完美戀人。

多麼唯美浪漫的象徵,來自日常生活之物。兩顆機芯的跳動,是情侶絲絲入扣的舞,滴答作響,一來一回,絕無半點矛盾,真是「坐著臥著都分享,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

隨著時間推移,早晚脫離,同步的軌道。或快或慢或停止,甚至不知,為什麼總有一方耗盡能量,停下,走向不同。戀人不再完美,逃不過時間的,無可逆轉。

Felix Gonzalez-Torres,「完美戀人」”Untitled(Perfect lover)”

Torres深知,「除非你是我,才可晝夜同在」。愛人患上愛滋,時針,象徵了生命倒數,「完美戀人」完成不久,摯愛撒手人間。留下藝術家,沒有運氣,能夠同偕到老。

Torres之作,擅長將日常物件,轉為裝置。簡單的手法,精準描述,對生命的洞察,結合愛情的生離死別,愈是理想,愈形淒冷。作品像一封情書,傳遞眷戀,和執著。

簡單之物,構成感動,在於情境的相似。放置兩個一樣的時鐘,彼此緊近對方,刻意調校,時針、分針、秒針同步,失去一致時,必須暫停展出,再作調整。

永恆追逐,完美戀人,現實的不可能。即使是雙胞胎,也各有的成長故事,更何況,背景不同,性情各異的伴侶?正如時鐘,隨時間推移,總會耗盡電池。

戀人終究是獨立個體,時鐘放得再貼近,那圓形邊緣的接觸,彼此亦不過一點。理想和現實,同步與錯落,無從迴避。那份努力,卻能把戀人拉進,同一維度。

Torres的深情告白,不完美的完美,一封本是私人的信件記下:

「不要害怕那時鐘,它是我們的時間。時間已經對我們過於慷慨了。我們用勝利的甜美給時間刻上印記。我們用在某個特定的時間和空間相遇征服了命運。我們是時間的產物,因此當時間將至,我們也以時間來回饋。

我們是同步的,現在直至永遠。

我愛你。」

“Don’t be afraid of the clocks, they are our time, time has been so generous to us. We imprinted time with the sweet taste of victory. We conquered fate by meeting at a certain TIME in a certain space. We are a product of the time, therefore we give back credit were it is due: time.

We are synchronized, now and forever.

I love you.”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