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梨泰院 Class「爛尾」的啟示

2020/4/2 — 18:37

梨泰院Class 劇照

梨泰院Class 劇照

《梨泰院Class》有無爛尾?起碼劇迷覺得有,連編劇都要罪己。批評不無道理:商戰加復仇戲碼本來是全劇最大吸引位,結尾兩集聚焦感情線,主軸反而草草了事。觀眾以為自己一直追看《半澤直樹》,到最後發現原來是《愛的迫降》:

事源二人剛逃出張根原和黑社會的魔掌,朴世路更是留下昇權哥替二人爭取逃走的時間。可是他卻突然在半路中停下,向以瑞說道:「想起了以前在梨泰院逃跑的時候,你總是為了我拚盡全力然後受傷。怎麼會這樣,我的腦子裡、我的心裡都是你,原來你也是這樣子嗎?這麼讓人心動。我愛你,以瑞啊!真的很愛你。」結果便被張根原追到,二人來一場單打獨鬥(當然主角勝出)。但這個表白時機還真的是對得起以性命來幫他們爭取時間的昇權哥啊⋯⋯

熱血奮鬥復仇劇忽然變成諧趣愛情動作片,編劇當然有其用心。幸福(행복)是劇中相對於報仇的潛主題,吳秀娥不厭其煩向朴世路提起:報仇成功不會帶來幸福;他的回應是:報仇成功前不可能幸福。朴世路自己講過不需要同情,末了編劇卻忍不住要同情朴世路,為免他像《原罪犯》主謀一樣復仇後開槍自轟,趕緊在得手前修正朴世路的人生目標,甚至不惜祭出亡靈:父親一直只教他做人要挺直胸膛,現身冥境時卻十足央視記者,溫情脈脈關心遺孤的幸福。收到父親(編劇)的提示,朴世路及時認識到愛情價比膝下金更高,完成了價值觀的轉向 —— 劇情亦隨之急轉直下。

廣告

報仇先於幸福,理念高於情感,是強者的表現。朴世路與張大熙逞強多時,到後來感情用事,淪為弱者,反而吳秀娥由弱轉強,殘局當然要靠她出手收拾。本來吳秀娥可以借黑材料勒索張大熙,問鼎會長一職,但她作出了強者的選擇——報仇先於幸福——就算終身失業,都要內部告發懲罰仆街。假如她膺任會長,則依然會是弱者:將個人欲望置於理念之上,屬於感性而非理性的行為。吳秀娥代朴世路報仇看似爛尾,實則貫徹全劇的宗旨:弱肉強食。

吳部長的平行人物是金室長:一個上班族。戲裡戲外,「打份工」都已變成不證自明的理由。大大小小的打工仔就是劇情的推進器:如果師長不苟且,欺凌事件一早解決;如果警察不徇私,肇事逃犯已經伏法;如果職員不怕事,黑企根本無立足之地。上班族面目模糊,卻是徹底的感性生物,全身弱點,注定會被體制支配。一如《三毛錢歌劇》,資產階級浪漫只是點綴,沉默多數才是主角,他們一作動,故事即可結束。比起資本家朴世路的反撲,打工仔吳秀娥的覺悟更具意義。

廣告

據稱云云電影類型之中,巴迪歐(Alain Badiou)—— 一個柏拉圖式毛派共產主義哲學家 —— 最鍾意西部片。理由無他:西部片是唯一以勇氣為主題的片種。西部片不外乎歹角燒殺擄掠、主角千里尋仇一類情節,就算明知實力懸殊寡不敵眾,復仇者都誓死無懼。《梨泰院Class》不妨看作一齣泡菜西部片(Kimchi Western):一班普通人鼓起勇氣不惜一切報仇的故事 —— 適合所有香港人觀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