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棄兩萬月薪做攝影 入村拍馬屎埔田園生活 學曉珍視自主生活方式

2017/9/13 — 19:32

攝影師 David(左)Vincent(右)

攝影師 David(左)Vincent(右)

「香港人通常都追求錢,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更好生活的定義,往往只是社會或者其他人說出來的,我覺得我有自己的選擇權。」山系攝影師陳德誠(Vincent)說。

八十後的 Vincent,三年前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月入兩萬,不愁三餐,閒時去去旅行。喜歡旅行和攝影的他,參與了一個品牌舉行的旅遊計劃書比賽,贏得兩萬旅費,便趁機會 quit 工全職去旅行,「剛好那時對正職感到厭倦,不想被綁束,辭工就可以隨時去外國爬山拍攝。」

一個偶然的機會,Vincent 開始自由工作者的生涯,並選擇登山攝影的方向。尼泊爾地震後,他曾親赴當地拍攝災情。災民無錢無工作機會,滿街開著「非牟利組織」等待捐款的情景,至今他仍歷歷在目。人在尼泊爾時,他曾經僱用登山導遊帶領,下山之後導遊還繼續介紹市區景點,甚至住進對方的家近一個星期,「他堅持不收費,因為大家已經是朋友」。

廣告

海外人情味的故事,Vincent 沒想過在香港也會發生。

狗吠,只為保護自己地方

廣告

數月前,正在馬寶寶社區農場實習的社工學生明樺,主動邀請 Vincent 以「村外人」的身份,為馬屎埔拍攝相片。家住九龍的他雖然行山曾經路過馬屎埔,但一直沒有走進去,「始終覺得新界鄉村不好打擾」;而他亦坦言對於「新界東北」議題認識不深,只知道「就快要清拆」,但能夠在清拆之前紀錄土地面貌,始終是有意義的事情,便決定義務參與是次拍攝,並找來朋友伍詠言(David)幫忙。

拍檔 David 是 Vincent 的「山友」,二人不時相約行山攝影。他小時候家住上水,不時都會路過馬屎埔,「但門口的狗吠好大聲,我都唔敢走進去」。結婚搬出來之後,他接收了鄰居的唐狗,日夜相處,讓他明白動物的習性,也漸漸對狗隻改觀,甚至兩年前起開始不吃禽畜。

來到馬屎埔,走入當年不敢闖進的村落,狗吠依然,但 David 的心態放輕鬆多了,冷靜的走過去,說:「牠們吠,其實都只是保護自己的地方」。

拆遷,動物也受牽連

第一次入村,二人驚嘆香港尚有這種純樸的地方,還有人過著農耕的生活。Vincent 覺得,馬屎埔村的範圍較想像中大,疏落的民居背後還有一大片農田;而 David 卻發現,留下來的居民不多,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戶,「已經沒甚麼人,頗傷感的」。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說到拆村收地,我們最常想到是居民如何安置。二人更關心的是,失去草地的動物,馬屎埔的羊叫他們印象最深刻。Vincent 說,第一次在香港見到羊,是在上水華山行山的時候,再次見到羊便是在馬屎埔。他問牧羊人華叔,華叔竟道:「哦!華山那邊,是我朋友啦。」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身為市區居民,Vincent 坦言有人牧羊,自然想到銷售,沒想到華叔養羊不為自己吃,也不作販賣,說:「羊好像寵物一樣,就這樣養著。」David 補充道,清拆農地發展,這些動物都會失去居所。人要搬去別區都需要時間適應,更何況動物離開郊野,將會怎樣被遷移,至今討論都沒有很多。

讓我更堅持自主生活

為了完成拍攝,Vincent 先後入村五次,漸漸跟村民混熟了,村民每次都拿出食品飲品出來招呼,說:「你不入村,便會以為村民好惡,但入到去發現他們甚至會煮飯給你吃,好多事件真的需要親身接觸,才能消除誤解。」

(Photo courtesy of Vincent Chan @Composethestory)

(Photo courtesy of Vincent Chan @Composethestory)

Vincent 認為,香港目前許多矛盾都基於誤會,再加上以訛傳訛,互不了解構成的傷痕只會愈來愈深。新界東北的抗爭背後,他發現村民生活的另類選擇,說:「沒想到 2017 年,香港還有人可以自給自足。但如果政府再這樣壓榨下去,這些自主生活就會愈來愈少。」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Photo courtesy of DB @Todayz Photography)

村民的另類生活,Vincent 聯繫到自身。香港生涯規劃通常都很簡單,讀書,畢業,打工。然而,他們從馬屎埔村民身上,見到打工以外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其實每個人都不一樣,而且值得尊重,說:

「我自問未做到他們的層次,但過去三年,我都沒有做全職。入村之前,我也有想過,還是找一份正職好了,不用煩,每月定時出糧,但我現在覺得至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更加需要堅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