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 J. Arie 繼續夭心夭肺 12 月開個唱話你「 Perfectly Guilty 」

J. Arie(雷深如)出道 8 年,近 2 年的歌跟以往分別大,上年的《雙面哈菲》講精神分裂、《陰陽道具》講性上癮,今年的《判官之印》批判人類虛偽, 11 月會再出新歌講另一種精神病,組成「精神病系列」,每首歌彷彿都在戳人痛處。

一直想講她的《判官之印》,歌的結構、採用的音樂元素、 MV 的故事,都比系列前 2 首歌複雜。同時有聽她近年幫人寫的歌,如衛詩的《懸崖有路》,感覺她要寫優美、溫婉動人的旋律,並非難事;只是她做自己的歌時,創作來得直接、猛烈好多。

紙飛機由正到負

《判官之印》最令我在意的,是歌詞中的「紙飛機」。翻聽 J.Arie 出道作《第一志願》,副歌歌詞都有紙飛機:「幾多次想過放棄 / 幾多次傷痛仍不理 / 似紙飛機 / 要一試 / 飛翔滋味」,「紙飛機」講的是「縱然脆弱、仍勇於追夢」,聽落好美麗。

但來到《判官之印》,紙飛機變成一種諷刺,「將努力再加把勁人便勝利 / 看著頭上的紙飛機 / 打 / 無論再苦都不服氣」歌詞看似正能量爆燈,不過留意返,寫法絕對是刻意為之,令人聯想「打飛機(意指自吹自擂、自我陶醉)」但接著的歌詞是「主角累到死」,「紙飛機」不再正面,淪為迫人正面積極的象徵。

「紙飛機」的改變,相信跟 J. Arie 的創作經歷互相扣連。與其說《判官之印》要點破人的虛偽,更似是她的剖白,出道時是文青才女,唱的是大路情歌,如同歌詞,唔做「乖乖」、唔想「唔搏就冇犯錯」,唔想成世人「戴安全帽、企安全島」,2019 年成為獨立歌手後,首首歌都講「社會禁忌」、首首都夭心夭肺。

照開演唱會講人人有罪

這種猛烈強勢、步步進迫的音樂,如同真話未必人人啱聽,不過無論你喜歡與否,J. Arie 今年 12 月都會舉辦首個個人演唱會《 Perfectly Guilty Live 》,想講的跟「精神病系列」一脈相承,想大家誠實面對自己、承認自己都有未必「善良」的幻想或諗法。

演唱會海報呈現的畫面,是 J. Arie 將自己當成罪犯,入獄前影相的情景。拍攝時,她裸體上陣,表示敢於赤裸面對自己。這種「唔怕去到盡」、「理得你點睇」,令人更加期待演唱會除了 4 首「精神病系列」歌曲之外,會如何呈現「 Perfectly Guilty 、人人都有罪」這概念。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