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因為是黃,才更需要思考

2020/6/11 — 10:11

為了省時,我先說出結論︰批判/批評(criticism),不等同不支持,不等於「督灰」,更不等於割蓆。批判是對事物有深刻反省,思辯所關注的現象。它不應該是只有對及錯的單向結論,而是一個通過理性分析及討論,而達致更符合人性及當下社會道德基準的思考過程。所以,回到香港剛好經歷一年的社會運動裡,我同意「不督灰,不割蓆」,才造就了今天團結的結果,但我不能同意不准批評,或只要批評就等於玩分化或割蓆的言論。如果整場運動是爭取自由及公義,要求有更理想的政治體制及社會環境,那麼我們更需要批判,去辯證當下的每一個生活事務,如何改善及進步,才合乎人性及公義。如果我們對在運動中任何人及事物僅餘支持而不能批判,那和藍絲盲撐警察,是完全沒有分別的。

回說事件,有一間稱為「煲底」的食肆開張,其裝潢及設計上大量使用示威述語及圖像,而牽起了一場小小的論戰。部分人認為食肆利用了運動力量及文宣來圖利,更甚是借死難者的形象作擺設,是不義的。另一邊廂則有人批評這些「反對聲音」是分化勢力,大家都是「黃」,為什麼只要不如己意就要分化分割?我說了,問題不應該只停留在對與錯,如果只因為對方做了一些自己不為接納的事情,就全盤否定對方的行為,這種非我即敵的「敵我思維」,是很共產黨的,毫不理智,而陷入了權勢角力,及階級鬥爭上(很共產黨述語吧!)。如上所說,我同意事情不能非黑即白,但討論及批判還是需要的,有問題的話,當然要說清楚,而不應該因為什麼「不督灰,不割蓆」,都是同路人的說話,而把所有問題都照單全收,我相信這不是我們應該要追求的理想社會體現,這樣的話,就算運動勝利了,人對社會理解及關懷上沒有提昇,也只會再次陷落於權力爭鬥上,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

故此,「煲底」的食肆這件事上還是有必須批判的,因為它整體確實出了問題。然而食肆的良心及是否有心支持運動,這樣動機性的猜測不宜討論,這不是批判,而只會變成文革式的批鬥。至於一間「黃店」應該如何支持運動,我也認為不需要有標準答案,如果各施各法「兄弟爬山」是一個成功的信念,那我們就不需要去質疑對方有沒有捐款,或支援運動之類,我認為食肆借店宣傳,而激發市民關注,已在推廣上有其作用,但如何推廣就可以討論。我想說更實際的問題,其實問題可以回到一些很單純的美學討論上,整個餐館就是無思考及內涵的設計。所謂設計,並不是關係外表的美,那些只關心Logo、字體要大再大更大,或以為圖片及表格對齊就叫成功(主要是一大堆沒學過美感教育的老闆會這樣),那些想法根本每天都在侮辱設計。真正的設計更多是關注圖像中表達內涵及隱喻,回應當下流潮,激發受眾情緒及想像,更甚是充滿玩味及氣質。故此,「煲底」從名稱到整體裝潢都出了事,它只是借運動元素來佈置,卻完全不了解當中涵意。這家店完全可以納入全球「無腦設計」系列名單。例如,食肆作為火鍋店,其「煲底」即為煮食爐,這與在運動中的「煲底」意義相衝,因為倘若「煲底相見」是示威者的一種能無懼地再次聚集於立法會現場,是對勝利的寄喻,那火鍋的煲底就完全扭曲了想像,等同表示要將示威者烹煮而食的恐怖意像,是極權的「殺無赦」象徵。另一方面,備受責難的載有運動死難者的牆壁圖像,也是另一個沒有思考的設計,問題是作為食肆,正常情況都是讓顧客吃得滿足、安落,當然如果食肆基調是要求顧客抱持憤怒及哭著吃,那就另當別論。店主在網上也有回應,圖畫是「一份信念、信仰同靈魂」及「永不放棄,不忘初衷」。這如同二戰時期,歐美不少食店都會張貼戰爭情況,甚至尋人啟事,或死者的悼文,用以激勵國民士氣。然而,整個圖畫的佈局及設計,並沒有弔唁死者的方向,而是集合所用社運圖像資訊,來綜合描寫事件,來引起關注。故此死難者所激發的只有悲慘的情緒,及對死者不敬的憤怒,而不是激起人對事件的同情及關心。情況就如一間叫「六四」的餐廳/酒吧,如它在牆上放滿被坦克輾壓的肉泥及掛滿學生死者的照片一樣,正常人都不會看後還吃得下飯。

廣告

只要冷靜看待事情就會明白,問題一直都不是食肆是否借用運動之名來做生意,而是它的設計出了問題。香港曾有「六四」酒吧,台灣有「雨傘」為題的商店,它們某程度上都是借用事件於生意上,但沒有人會聲討之。最終我只能說,所謂的「人血饅頭」,是一個很高道德標準的想像,在現實中各人都要為口奔馳的情況下,很多情況都是情有可原的,而且確實有壯大士氣的效果,只要那些「人血饅頭」中的血,並非直接抹在商店牆上就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