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在烤蛙的青蛙

2020/4/21 — 9:50

圖片素材來源:終審法院網站

圖片素材來源:終審法院網站

人潮漸散,在廣場裏演奏完畢的結他手收拾細軟,準備在黃昏前離開,前往幾公里外的另一個城鎮。

嗒嗒、噠噠、嗒嗒、噠噠 ⋯⋯

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結他手沒有留意到,廣場上的市民的輕鬆笑臉頓時消失,換上一張張繃緊的面孔。

廣告

嗒嗒、噠噠、嗒嗒、噠噠 ⋯⋯

馬蹄聲越傳越近,再過一會,三位士兵騎著馬從西邊的小路進入廣場。市民一眼便認出三位是國王派來的人,因為黑色的馬是國家專屬的。向來。市民通常只會偶爾見到騎著棕色馬、代表市鎮的士兵。但自從幾年前換上新國王,黑色馬匹頻頻出現,而每次出現,都會帶來不幸。所以現在一聽到馬蹄聲,大家都會感到不安。

廣告

嗒嗒、噠噠、嗒嗒、噠噠 ⋯⋯

三匹馬終於在結他手旁邊停下,三位士兵躍下馬。走在最前那位應該是長官,他先開口說話:

「你已觸犯法例,請立刻交出罰款五十個銀幣。」

蹲在地上收拾東西的結他手抬起頭,才驚覺長官正在對自己說話。

「甚麼?在說我嗎?」結他手十分詫異。

「你已觸犯本國法例,請立刻交出罰款五十個銀幣。」長官重複。

「我觸犯了甚麼法例?」結他手顯得有點不安,想首先問個明白。

這時,正在散去的市民又開始聚集,有的是為了看熱鬧、也有的前來為結他手抱不平。

「又在鬧事!彈結他也犯法嗎?」有市民開始起鬨。

「廣場上的規則第二十條說明:廣場範圍內不得擺賣。違者一律罰款五十銀幣。」站在長官身後的其中一位士兵拿著文件高聲朗讀。

「長官,他不過一直在彈結他,何以見得他在擺賣?」詩人走上前,嘗試心平氣和地理論。

「多事!賣唱就是擺賣!」長官大聲責備詩人。

「他根本沒有收錢。怎算賣唱?」詩人並沒有被嚇到。

「對啊!這些年來有不同遊樂人來到鎮上演出,也沒有被罰!你一下就定他的罪?太不公平了!」麵包師傅也走上前維護結他手。

群眾開始起鬨,然後漸漸分成兩幫,一群支持長官執法,覺得既然犯了法便要受罰。一群替結他手抱不平,覺得長官沒理由擅自解釋法律,各執一詞。

「收聲!我現在就在法例上加一項『擺賣包括彈結他』!」

説罷便搶過士兵手上的文件,即場動筆將條例改動,再威風地遞到結他手面前說:「你看!法律這樣說!速速繳交罰款!」站在後面的兩名士兵隨即裝兇作勢,還把劍半露出來。

結他手一向以天下為家、遊遍四海,遇過不少光怪陸離的事情,卻是頭一次遇上這種白痴行為,法律可不是菜單,豈能說改就改?於是他忍不住問:「你知道甚麼是法律嗎?」

「這就是法律!」長官將文件遞到結他手的鼻尖。

結他手退後一步,看見面前那句油墨還未乾的的「新法例」,字跡東歪西倒地寫著「擺買包舌單吉他」— 七個字裏面竟然有四個錯字!跟這種水平的人談法律其實是對牛彈琴吧?

「這句有誰看得明白?即使修改法律,最低限度也應該避免錯別字吧?再說,用這樣的小學生字體修改法律可能犯下藐視國王罪呢!」結他手知道,面對低水平的人,隨便胡亂編幾句小學雞式抗辯可能更湊效。

「你…」長官臉上果然閃過一絲恐懼,突然答不上嘴。

圍觀的群眾見狀,立刻應聲附和結他手:「藐視國王!藐視國王!藐視國王!」

長官見群情洶湧接近失控,便示意兩位士兵一同上馬,憤然拋下一句:「無恥之徒!等著瞧。」便拂袖而去。

大家再次為結他手鼓掌,這次是為了感謝他嚇退那班狐假虎威的士兵。有居民請他在當地留宿,以表謝意,結他手見盛情難卻便答應了。

=========================

法律是人類步向文明的證據,所以它的本質應該偏重興建而非破壞、是保護的工具而非打壓的武器。那些低水平的人就是會幼稚得以為法律規條,不過是種隨手拈來方便自己的即棄工具,卻永遠不明白,其實每拈一次,文明就會被輾碎一點。

被他們打壓的人雖然無奈,但對於這避不過惡果都有點心理準備。可憐是打壓者與他們的下一代,一邊興致勃勃地參與烈火烤蛙,卻沒為意自己其實正在另一盤溫水裏浮沉,更可憐、更可悲。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