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正念課程」違背「正念佛法」!?

2021/6/11 — 9:00

巴利文的 `Sati’ 最早被譯為英文的 `Mindfulness’,始於英國學者Thomas Davids在 1881 年出版的巴利經典英譯。正念,巴利原文是sammā sati,是八正道(正見解、正思維、正語言、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禪定)的第七支,意思是對當下的清澈覺知,以及憶念過去所感。

八正道,是修持佛法,獲得最終解脫的八個法門步驟。首先是:(1)正見解、(2)正思維,對因果和四聖諦,有正確見解。至於言行合一,行為檢點得體,不講是非、不做惡業、不懷怨恨,就是(3)正語言、(4)正業、(5)正命。然後是 (6) 正精進,就是意志堅定、堅持不懈。完成這六個修行步驟,才是(7)正念,藉由專注覺知,淨化貪瞋習性,接納身心感受,直接體驗當下實相,純粹覺知,卻沒有一個「我」在看和聽,超越你我二元對立,不落名相。因此,(8)「正禪定」就是破除「我」執妄見,去除無明煩惱,發展真正內觀(vipassanā)與智慧 (paññā)。換言之,八正道的八個環節,環環緊扣、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作為八正道之一員,正念並非獨自自存,而是與「正見」、「正知」前後呼應,時刻觀照起心動念。畢竟,佛教的終極關懷,是清明覺知的證悟涅槃。這與正念減壓課程,療癒疾病和減壓,截然不同。Kabat-Zinn提倡的「正念」是「純然注意」,傳統佛家的「正念」,卻是「清澈覺知」+「憶持」,故有「四念住」(satipatthana),「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寂滅為樂,證悟空性,方為圓滿「正念」。「佛法正念」的終極目標是消融「假我/小我」,當代「正念課程」毫無涅槃究竟之意,卻強化「假我」的現世功能,和佛法南轅北轍。

廣告

當代正念課程,僅僅擷取佛家觀修的小技巧,從而建立世間的自我幸福感,難怪英國Bristol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總監Rupert Gethin 在2011年學者Andrea Grabovac編著的「正念:佛教心理學典範」指出:「正念離開原本佛教禪修脈絡,變成正念療法,難免被批判是扭曲佛教,忽略根除貪瞋癡的佛教本意。」

現代社會壓力巨大,生活隨時變天,情感隨時觸礁。科學研究實證「正念」有效減輕焦慮,讓從來不接觸佛法的市民,藉此提升身心健康。「正念」普及,關鍵正是遠離佛教語言,去宗教化。東方古老智慧,一直少人問津,直到遇上西方科學,透過實證研究,迅速推廣全球。

廣告

短短40年歷史的正念課程,相比兩千多年古老修行傳統,難以同類對等比較。Kabat-Zinn善用現代培訓模式、認證課程資歷、大量科學研究數據,成功推廣「正念課程」。儘管遠離佛法本意,卻成為覺察身心的良方。當代不少尋道者,當初都是從心理治療開始,放下痛不欲生的感情糾葛,踏上修行幸福路。

八週「正念課程」,難以解決盤根錯節的終極究竟,正如醫生治療病人,難以根治疾病的社會根源。Kabat-Zinn在1994年名作《當下,繁花盛開》提到:「正念不是宗教,也非佛教徒的專利,而是自覺的生活藝術,是處理壓力的良藥。」

何況,佛教本是複數,有多元流派傳統,每個傳統都有自身典籍和詮釋。瑞士學者Paul Grossman博士指出,佛典對「正念」也眾說紛紜,根本沒有統一定義;光是上座部文獻,對「正念」已有不同論述。

說到底,要求超級繁忙、習慣感官刺激的城市人,每天正念打坐,證悟「寂滅為樂」,近乎緣木求魚。Kabat-Zinn睿智地提出七項「正念態度」:耐心、放下、不批判、信任、初心、無所求、接受,正是世間修行的方便法門,讓大眾淺嚐正念,純然覺察,雖非「傳統治療」(therapy),卻是「自我療癒」(self-healing)的良藥,讓我們在荒誕亂世,重拾內在平安。

 

#正念教練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