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沉悶經濟下的雲蹦迪

2020/2/21 — 17:03

雲蹦迪截圖

雲蹦迪截圖

【文:湯寧】

在家工作的第三個星期已接近尾聲,做金融業的朋友說從月頭精神緊張日撲口罩夜撲廁紙,到今個星期轉歸平淡,困在家中開市收市開市收市已感萬念俱灰。我很同意,除了因為我也自困在家,每隔三日才出街外,也因近日回想沙士當年,還是一個中學生的我對著那年代家中唯一的娛樂 ── 電視機,都沒有現在的無力感,大概是因為那是個電視還播放著《九五至尊》、《衝上雲霄》或真正新聞的年代吧。

反觀病毒源頭中國內地,在這個最長、「最宅」的春節假期,有些行業如外賣及物流似乎毫無受到疫情拖累,而有賴14億龐大人口及封鎖網絡討論的防火長城,營造一片歌舞昇平的網上娛樂內容更是唯一能百花齊放的產業。受到這「沉悶經濟」帶動,過去幾年吸金無限的短視頻平台如抖音及快手等,更成功把直播功能發揮到極致。相信大家都了解全球直播潮,特別是粉絲在直播過程中送給直播者的禮物(如花或心圖案等,會在直播中顯示)帶來無限商機。就內地平台而言,筆者就曾目睹約有700萬粉絲的中層抖音直播主,在一場兩千多人參與觀看的直播中,獲取約12萬音浪(可理解成在抖音上用的貨幣),折合約5萬人民幣,雖然要跟平台分成,但獲利顯然不算低。

廣告

過去幾星期,以一戰成名的內地直播熱話就是「雲蹦迪」(字面意思是透過雲技術虛擬clubbing,其實就是電音直播)。在剛過去的元宵節當晚,上海一間酒吧在抖音上直播酒吧DJ在家中打碟,觀賞直播最高人數超過7萬,粉絲邊看直播邊打賞送禮物,當晚總收入就達到700多萬音浪,折換等於70多萬人民幣,一舉帶起「雲蹦迪」熱潮。隨後北京工人體育館及三里屯附近不少著名酒吧(因為筆者曾在北京工作一段小時間,對地理還算熟悉)以至不少一線城市過去兩星期仍接連在不同平台舉辦相似活動,一場直播電音Clubbing,觀看人數累積超過100萬,5小時就吸引到打賞折合近200萬人民幣。

儘管這熱潮帶來豐厚利潤,但不少酒吧都把這些收益變成捐款,不能發國難財,你懂的。筆者相信這個熱潮也會隨著內地逐漸復工而慢慢減退,加上酒吧最賺錢的始終是酒水及水果盤,直播也只是權宜之計,順便打響品牌。回到香港,除了社交平台或媒體推出煮飯或運動等直播外,好像沒有什麼特別能成為大眾娛樂,可能我們還需把專注力放於搶購廁紙及漂白水上,沒有閒情Clubbing吧。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生活觀察員,生於香港長於香港,曾到帝都北京短暫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