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母愛最偉大莫過於分娩之時

2020/5/14 — 9:06

和媽媽吃的母親節飯,在很貼題的 Mum Veggie Cafe 慶祝〜(作者攝)

和媽媽吃的母親節飯,在很貼題的 Mum Veggie Cafe 慶祝〜(作者攝)

來說一下母親節。遲了一點,但這篇文很難寫呢。

說母愛偉大時舉的一切例子,在親眼見證過分娩過程之前,都只是失色的陪襯品。產科的課程要求我們要在三星期內觀察至少五次分娩過程,其中必須包含陰道順產和開刀,除了純粹觀察外也需有從旁協助的成分。

老實說,在云云醫科專科之內,婦產科並不是我最感興趣的。首先在三個星期的密集課堂前,其實我對產科一無所知,尤其是其中不少診斷會英文和拉丁文交互使用,就令我更為混亂。此外,在產房的時間也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你永遠不知道甚麼時候才碰巧遇到準媽媽們作動穿水產子。而視乎懷孕婦女過往的生產經驗,由開始作動到嬰孩呱呱墜地,也是相隔不可預計之時分。

廣告

記得我被安排在產科課程伊始的第一晚就要在產房過夜,怎料一整晚到半夜兩點,才迎來一個沒有任何醫療紀錄的中國女子,由於她在急症室已經開了十度,上到產房後我們在助產士和實習醫生的穿插下衝到女子旁邊獲得首肯,不到五分鐘她已經順利生子。而我們才第一次見證一班緊張全速工作的醫護人員,當然也不懂「走位」,其實看不到甚麼。之後其實產房一個待產媽媽都沒有,一如預計的過了一整晚,都沒有「收穫」。

對於只是旁觀的我們,分娩過程都有著如此難以掌握的不確定性,對於主角準媽媽來說,更要承受切膚的痛。

廣告

我第一次完整地協助自然分娩過程,是個已經產子幾次的媽媽。我們早上詢問她及丈夫同意我們在旁學習時,他們爽快地說好,然後過沒多久分娩過程就開始了。說是協助,其實也是言過其實,我們要做的其實只是迅速地換好無菌袍(而在我們身邊做大部分工夫的助產士反而不用,實在是有趣的反差),然後在關鍵一刻遞上剪刀予爸爸讓他剪臍帶(而遺憾地儘管我在腦海裡已經演練過幾次,我還是遞錯了剪刀,反而被經驗豐富的爸爸發現了。幸好剪臍帶的過程還是一切順利,而助產士姑娘也沒有特別責罵)。

過程中最難以忘記的,是生產時媽媽痛苦得扭曲的面容,和從產道汨汨而出的血塊。生育的過程神聖但混亂骯髒,尤其是當過程需要用到吸盤等儀器,更需要醫生出盡力氣一下一下地隨著母親宮縮而拉扯,我和女同學一邊看著一邊暗暗一額汗水,只希望到自己生育時,不用經過如此漫長的分娩過程。

開刀也不是輕鬆事。在產房待一整天,我跟年輕的助產士閒談,我說自然分娩的過程令我目定口呆,雖則我不怕血,但還是被媽媽聲嘶力竭的叫聲、過程中床單的一片狼藉而覺得心有不忍。她卻說覺得第一次看開刀才是更驚訝。因為肚皮一條開口並不足以拿到整個嬰孩出來,所以在用刀𠝹開一下後,需要兩名醫生在病人兩旁紥好馬,分別向後扯開,令傷口擴大。通常一次還不夠,兩位醫生使勁地向後仰幾次,橫向的開口才能容得下寶寶的頭部。

在有經驗的醫生手中,由開刀到產子過程甚快,三兩下手勢就𠝹開了肚皮、𠝹開了子宮、保護了膀胱等重要器官、再一下子把嬰孩抽出,交到旁邊已經拿著毛巾待命的護士,由兒科醫生和護士照顧。產科醫生純熟地逐層縫針,然後整個生產過程就在醫護人員的完美掌握之下完成。然而,儘管開刀比起順產更為快捷整潔,卻有更多母子後遺症,所以一般醫護人員並不鼓勵剖腹產子。

經歷過幾次分娩過程,我的驚訝震撼逐漸變成對母親的敬佩。不論準媽媽在產前病房顯得多麼柔弱脆弱,到生產的一刻還是有極大的韌度,去經歷何其疼痛的過程。我不願這一篇文章流於膚淺的歌頌母愛的層面,但我拙劣的文筆怎也表達不了那些將生命帶到世界的媽媽們的神聖。

而生命的誕生是如此的困難,每一步都可能出現千百樣錯誤而我們順利躲開了,怎可以容讓某些人肆意地糟蹋生命、對他人的身體髮膚百般的不尊重?同樣經歷過產子之痛的在上位者,如何能夠如此輕視其他母親的孩子?

願以此文獻予一切把生命帶到世界的母親。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