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想過自己會遇上爸爸當年的去留掙扎

2020/7/2 — 16:43

猶記起小時候經常到啟德機場,不是為了去旅行,而是跟同學好友道別,在昏黃色的離境大堂目送着他們入禁區的情境仍然歷歷在目。90 年代雖然年紀尚小,但信件上的 Air Mail 貼紙和 IDD 的水底聲效,都是那個年代留下來的記憶。長大後,朋友拿着外國護照回港,好不威風,有時也會埋怨父母為什麼那時候不申請居英權,或者移民其他地方,爸爸的回應總是「因為香港是自己的家啊」。

時隔三十年,英國祭出比「居英權計劃」更進取的政策,讓香港人得以取回部分應有的國民權益。美國等國家都正在考慮類似的「救生艇」方案。情況與三十年前對未來的恐懼不同,壓迫已經成為進行式,而自己也已是父母當時的年紀,從沒想像過自己會遇上同樣的去留掙扎,爸爸的回答也變得容易理解。以前開玩笑說「貧賤不能移」,但真的可以走的時候,又是否葉公好龍?

現在的香港人對於香港的感情,肯定比三十年前來得濃烈。「我哋真係好撚中意香港」的標語,並無誇張。「香港」從區區一個地名,變成身份認同,變成一個形而上的概念,短短幾十年之間加速昇華,大概也是歷史上罕見。無論決定去或留,寧為玉碎或明哲保身,只冀大家保重。風高浪急,但只要乘風而行,總能等到黎明來臨。

廣告

Until we meet again, my friend.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