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孩子的「爸爸」── 退休校工黎國添

2020/6/19 — 16:10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黎國添(添叔)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黎國添(添叔)

【文︰香港電台;圖︰香港電台、受訪者提供】

「呢個係運動健將,佢送咗個金牌畀我。」「呢個就住喺學校對面,畢業後每朝返學都會來打招呼傾幾句,睇到今年佢都大學畢業。」每張臉都是一個故事,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黎國添(添叔)如是道。

不同年級的學生都能與添叔結成朋友。

不同年級的學生都能與添叔結成朋友。

廣告

除了教書的工作,學校不少繁瑣事務都需校工協助,由換光管、小型維修,至翻印、外出送文件等,校工猶如齒輪般縱不起眼,但對需要順利運作的機械而言,則是不可或缺。課室的光管壞了,添叔需即時更換,亮燈一刻,課室內的小朋友拍爛手掌歡呼「多謝添叔」,這些在你我眼中微不足道的畫面,添叔都會笑著仔細回味︰「真係好有滿足感。」

廣告

學校不同角落都有校工添叔的身影。

學校不同角落都有校工添叔的身影。

每當學校進行火警演習,添叔都會負責敲鐘。他更試過在學校電鐘失靈時,人手敲鐘提示上下課。

每當學校進行火警演習,添叔都會負責敲鐘。他更試過在學校電鐘失靈時,人手敲鐘提示上下課。

添叔在小學工作19年,他為自己的工作清單上多加一項特別享受的「任務」──與學生傾計。小學生社交經驗不多,老師形象又嚴肅,所以同學都喜歡找添叔聊天,甚至向他取經如何與父母溝通。「我都唔明點解佢哋咁鍾意同我傾計,比如考得差嘅怕回家被罵,走嚟問我點算,我咪話『唔緊要啦,你同媽媽講下次會畀心機考好啲』,咁咪得囉。」一句平淡輕鬆的回應,對只有十歲的學生而言,如釋重負。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添叔(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添叔(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小學生填寫紀念冊,至今仍是畢業的指定動作,而添叔都有一本珍藏。節目主持楊子矜讀出部分留言考考添叔,「我升上中學後,一定會與Liza一起回來探你。」添叔立即笑道︰「係華女呀,但佢人影都冇個。」當中不乏學生留言多謝添叔的汽水,添叔的親和力吸引各類型學生,有些還會故意在添叔面前「不經意」透露自己生日,而小朋友得到一瓶汽水便足以快樂一整天。添叔提到有天外出送件,回到學校已六時許,有數名舊生等了他好幾小時,「我上到去見佢哋捧著一個蛋糕︰『添叔,今日你生日,生日快樂!』我咁大個人自己都忘記生日,但佢哋就記著,真係好開心!」添叔哽咽道。

添叔從不缺席學校的大小活動。(攝於校慶55周年)

添叔從不缺席學校的大小活動。(攝於校慶55周年)

作為校工,添叔與學生的關係親切,就連老婆都不禁問「點解班細路會肯同你去飲茶㗎?」添叔坦言,初入學校只當這是一份工作「Hea吓咁做」,慢慢感覺自己有更大的責任,每天都擔心學校設備會否有問題、老師同學能否順利上課等,加上小朋友活力的感染,校工的工作一做便19年,至2019年初退休。

添叔退休當日與學校老師合照,學校亦送上花束致意。

添叔退休當日與學校老師合照,學校亦送上花束致意。

樂觀的添叔在2000年擔任校工不久後確診患癌,抗癌治療過程十分痛苦,有聞此病會遺傳至下一代,故添叔與太太商量後下定主意不生孩子。添叔每天面對眾多可愛的小朋友,在精神上支持他堅持治療,而孩子亦彌補他心中的缺口。見證著一屆又一屆學生成長,他更獲邀參加長大成人的舊生婚禮,「雖然我自己冇小朋友,但我一早已將同學仔當成自己嘅孩子!」

時光匆匆飛逝,牽走了青春年華,帶走了姣好容顏,但抹不掉烙印在心中的回憶。退休校工添叔是舊生口中的「靚添」、副校長口中的「添添」,至今仍記掛學校的運作,思念舊生的種種,以「父愛」形容他與同學間的連繫亦不為過。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黎國添(添叔)

聖公會基德小學的退休校工黎國添(添叔)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新紫荊廣場》──「燦爛人生」,由6月8日起,逢星期一專訪我城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讓大城市中小市民的經歷,為香港注入正能量。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30分至中午12時,於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t.rthk.hk/xka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