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政治書籍的大學書店

2020/11/18 — 15:4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到人家中作客,事必參觀主人的書櫃,看看藏書之多寡,涉獵之深淺,雖不至觀其書而知其人,但起碼能一窺其閱讀興趣與修養去到甚麼的程度。

最近路過香港大學書店,大吃一驚,售賣的書籍已經少至可憐的程度,移步至政治一欄,竟然是一本政治書也沒有!

共兩座五層高的書架,最頂層空空如也,下面書架疏落擺放了幾本讀物,左面的是佛教和教宗的,無甚吸引;右邊的是胡亂排列的音樂書籍,研究嚴肅音樂的學術參考書《當代中國音樂》,旁邊是普及讀物《Opera for Everyone》,中間夾雜著西歐歌星傳記,還有一本不知從何而來的《Red Hot Chili Peppers》,格格不入的程度可謂無以復加。

廣告

總之就是一本政治書也沒有。為了好好比較,我特地去看了一下香港中文大學的大學書店。書店將政治與政治史書籍一併歸類,共四行十二大排,架上包括不少本地重要的政治讀物,如徐承恩提倡自我國族認同的《香港,鬱躁的家邦》、閻小駿指出「五十年不變不等於五十年不管」的《香港治與亂:2047 的政治想像》、李怡分析本土思潮的《香港思潮:本土意識的興起與爭議》等,涵括幾個主要政治光譜,兼收各家之言。

廣告

營運港大書店的,其實是本地老牌英文書店「辰衝」。自今夏前結束了近半世紀的尖沙咀旗艦店後,大學書店就是其僅存的實體店業務。據陳祖為教授另文指出,港大書店 2013 在智華館開張之初,曾經購入很多主流及最新的學術專書,又有活動讓校內成員交流研討知識,一時非常風光。但近年就如「辰衝」尖沙咀老店的營運般,變得暮氣沉沉,失去辦學術交流會、購書推陳出新的幹勁。在未有社會衝突及爆發疫症的 2019 年,我也曾到書店,那時不少書架都已改為售賣高級文具、電話配件的尊櫃,不少遊客駐足,但其實購買者也著實不多。今年大學收緊出入管制後,捧場客劇減,走入大學書店,文具環伺,書籍零星散落,大敗雅興。日前與中大學生會去屆外務秘書李文耀談起此事,皆深感港大作為全港學額數一二多、唯二的綜合型大學,竟然有一間書籍種類稀少、連一本政治書籍也欠奉的大學書店,何以至此! 難道真是國安法陰霾使然?港大亞洲環球研究所客席副教授加藤嘉一已經表示意興闌珊要離開香港,大學能夠奉獻的,是以知識作護蔭,恪守學術的自由,體驗高等學府的人文精神。

中大書店反而有不少的人流,我個人認為這並不是因為兩校同學的追求學問的熱誠有異,而是中大書店所售書籍夠新、夠深,確能滿足師生需要。港大書店淪落至此,不能倒果為因地認為是因為客流稀少而書籍寥寥,事實正好是相反。港大圖書館單是過去一年就舉辦了 9 場讀書會,可見校內師生還是對學術交流饒有興致,辰衝會否考慮再續停辦多年的活動?另外,港大校方、學生會是否也該有所行動,為這暮氣沉沉的大學書店注入新建議、新思維,而且要無所畏懼。否則,這間在百周年校園佔地數千平方呎的大學書店,只會繼續成為營運者、校方、同學的「三不管」地帶,門可羅雀,試問情何以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