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錢

2021/6/9 — 13:42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2021.2.14, Peter Wong 攝)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2021.2.14, Peter Wong 攝)

【文:肆零叁】

還記得那天是情人節,是我倆第一個情人節,而我已於前一晩草草打好一小段訊息,在早上上學途中便發了出去。「這就可以了吧?」我想。

老實說,我從未過過有伴的情人節,再者,我向來是個現實的人,飯能下嚥就好的那種,壓根就不會浪漫,況且情人節這物價騰飛的日子,如要慶祝倒不如要了我的命。

廣告

還是寫字好,免費又方便。

回到課室,三五知己如常圍坐在旁,我才一屁股坐下,他們便搶着問:「今天有甚麼打算?」「沒。」我一把應回去:「傳了個訊息而已。」他們沉了沉,比起情人節,這刻他們更關心的是我倆是否吵架了。最後朋友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從我口中抖了事情因由,「沒錢」。

廣告

沒錯,我是真的沒錢,中學時的我一天只有五十元零用,吃飯佔其中四十五,剩下的那幾塊也買飲料喝了。

我用「她說沒問題」敷衍了朋友們的恥笑。忽然,我眼角瞄到了一株玫瑰,那玫瑰被儲在一個玻璃樽中,很是奪目,再望上去,物主是另一有女伴的朋友,我問:「這多少錢?」,他回:「三百六十,沒很貴啦,女人都喜歡這玩意」……很好,這回要賣腎去了。「旁邊也有五十的,但只有花」他繼續説,五十?這我付得到耶!前提是不吃午飯餓肚子,這時我猶豫著,該買花還是午飯。

我最後選了買花。

那天,我倆相約在公園,看她遠遠地走來,我便學電影中的男主角般,把花藏在身後,她走到我面前,「情人節快樂」也未說完,我便抽出了玫瑰堵住了她的嘴。她先是驚訝,接著説道:「你竟然會買花?」說完更是害羞地低下了頭,我笑著說:「這畢竟是第一個情人節嘛……」聽完她就抱著了我,甜笑著。

當然,我女友也不是省油的燈,在粉紅泡泡消散後,她才問起花的價錢,我也老實地說了五十,「即是你沒吃午飯?」「對!」「那還有沒有錢?」「沒了!」

 

作者簡介:一個普普通通中文系學生,閒時喜歡寫文,記敘生活瑣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