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沙灘上的流浪狗

    狗黨蠻橫

    正當大家都為惡狗橫行而爭執不休時,意想不到元兇竟是人性深深的醜陋。

    話說住家附近有個沙灘,四周人煙稠密,不少居民好扶老攜幼漫步其上,欣賞朝暉夕陰。弊在近年,愈來愈多居民投訴沙灘上有「狗患」。沙灘本來就住了群流浪狗,廿多年來,一直相安無事。不知何時起,流浪狗愈住愈多,且視沙灘為地盤,入夜後,偶會驅趕闖入沙灘的途人,令居民提心吊膽,倍覺威脅。

    除嚇親居民外,近年更發生過幾單惡狗傷人的事故,令人狗衝突加劇。當然,雷聲大雨點小,很少人敢親身挑戰狗群,真正的衝突還是發生在人與人之間。有居民自此痛恨惡狗,急欲除之而後快,或報警或通知漁農署,祈假他人之手拔除狗患。除此之外,矛頭更直指餵狗義工。附近的流浪狗一直有人照顧,本屬美事一樁。怕狗一黨自然看不過眼,屢屢口誅筆伐,與愛狗一黨勢成水火,互相謾罵。

    愛狗一黨責人傲慢又自私,純為一己方便而想剝奪其他物種世世代代的棲息地。既知狗群有霸地盤的習性,為何就不能避其鋒銳,別夜闖沙灘,以及照看好自己的小孩呢?怕狗一黨反詰對家講風涼話,因為剛好受威脅的人不是自己,或不是自己的孩子,才大言炎炎護狗損人。難道要等到鬧出大事後,才一拍兩散,連累狗群送赴人道毀滅麼?

    各有各道理,旁觀者亦莫衷一是。但我聽到有位街坊詳述狗黨漸趨蠻橫的緣由,不寒而慄,才知人性竟可醜陋如斯。

    人心險惡

    狗黨之所以愈趨蠻橫,原來並非懶理放縱的結果,而實基於人的有心施為。

    義工餵狗,一片善意,無辜淪為遷怒對象。義工甚至幫手送流浪狗去做絕育手術,以防繁殖過剩,僧多粥少,導致狗群搶糧食搶地盤之餘,更易變得兇猛,滋擾民居。而近年發生在沙灘上的尷尬事態,正正是餵狗義工亟欲避免的局面。「誘捕、絕育、回置」(Trap, Neuter, Return)如今已算世界通行的人道治狗對策,責怪義工「養狗為患」,實在冤枉。

    然而,並非每個餵狗的人都心存善意。據街坊報料,約莫兩三年前,突然多了個黑超男來沙灘定期餵狗。他在岸邊廟前泊置一瓣漁舟,每次均帶來香噴噴的燒豬肉,引誘狗群至廟前,再訓練作看門犬,幫他守備漁舟。從此以後,狗群即以廟前沙灘作根據地,驅趕闖入的途人。區議員曾找黑超男商榷,他滿不在乎,稱完全不介意漁農署捉走狗群,反正狗死狗還在,要多少有多少。

    偶有居民棄置未經絕育的狗崽至野外,才使野犬孳生,流浪街上。可憐流浪狗,遭棄養也罷,畢竟還有義工願意慷慨照料。黑超男納野犬為己用,卻為覇佔公家沙灘作私家地盤,更連累野犬成眾矢之的,他則坐收漁利於幕後,足見人心險惡,遠超禽獸。

    道聽塗說,難辯真偽,我未曾核實黑超男的所作所為。但單是聽到見證如此,足以教人寒心。維持了廿年的和諧,原來脆弱如此,一筆混賬就足以顛覆大家合力營建的靜好歲月。但願天網恢恢,廟內神明主持公道,保佑人狗平安如昔。

    作者 Facebook 圖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