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圍日晷漫步

話說筆者自諭為沙田柚,自問係沙田市區大部分地方都留過下腳毛。早前在《埔 Journ》寫大埔有個大日晷,搜集資料時找不到大埔的資料,沙田的反而找到幾個。重點,這些公眾地方嘅日晷,筆者竟然一個都未見過,所以決定遲早要會一會。

此地圖標示一些公眾可達的日晷,部分位於需要專程到訪郊區。

有日 Weekend 陽光普照,臨時就試試轉車中途用一小時找出附近的日晷。瀝源橋落車,最直接過隧道轉入去第一站沙角邨「彩虹日晷」。

沙角邨地圖

入到邨也不知日晷位置。之前見網上資料沒提及哪座樓下的公園,相片看得到樹影個無大景相。由街頭綠鷺樓行到街尾雲雀樓 A 座與覺光法師中學對出遊樂場,終於見到第一個日晷。

雲雀樓 A 座與覺光法師中學對出遊樂場附近的彩虹日晷

如相中所見,「彩虹日晷」的「刻度」以彩虹顏色區分。遠看設計是相當簡約的半圓形地平式日晷,最有特色算是充滿八十年代氣息的七色紙皮石,還有傍邊的滾軸流冰場。

彩虹日晷上的色塊邊緣成鋸齒狀,接到邊緣對應六組月分

仔細觀看色塊邊緣成鋸齒狀,接到邊緣對應六組月分,可見因應全年地球公轉軌道造成太陽照射角度和時間的季節性變化(均時差)而調整。刻度設計頗有心思,也毋需閱讀大量說明文字和圖表。不過現場沒有說明,未必看得出設計師的心思。看了數分鐘,未有考究準確程度,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花點時間去考證一下。

北望城門河畔就是著名的沙燕橋,在附近不妨留意一下。有點可惜就是傍邊樹木多年後已成長至差不多在日晷之上,部分時間會受樹影遮蔽。

(筆者事後再睇返沙角邨 Wikipedia 同 Google Map,其實都見到日晷位置,不過無的日晷二字最外初 search 就見唔到。)

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內的第二個日晷

穿過沙田圍眾多屋苑,去到麗豪酒店後方的學校街,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內有第二個目標。這小學 1999 年遷入前教育學院柏立基第二分校所在的標準中學校舍,加上這街數間學校佔地也比一般大,校園內興建了一些較少見的設施,包括這日晷。

設計簡單、石屎建造的地平式日晷,從油漆的痕跡可以隱約見到最常見的直線刻度和展板。這種刻度閱讀時需按均時差調節,有時會在相關的展示中說明。由於是校內設施,筆者要等到開放日才有機會近距離觀賞,現在只能隔著圍欄拍攝。

離開學校,經圓洲角路轉入圓洲角公園,向最後的目的地出發。圓洲角—昔日在沙田海中的小島,海邊建有王屋村。填海後連接現城門河西岸的填海地,小島四周建成第一城、富豪花園、麗豪酒店等沙田地標,村屋和土地則變成了馬路傍的博物館,島上大部分地方納入圓洲角公園。

沒想到日晷竟建在山頂傍的斜坡上,遠離任何一個出入口。

終於要「打大佬」,沒想到日晷竟建在山頂傍的斜坡上,遠離任何一個出入口。

沿彎曲小徑拾級而上,意想不到登山要走出公園圍欄之外,現實跟平面圖比例有些差距,到訪者應注意。

超求其的指示牌,全部山都是同一個圖形「拉出黎」,見到好難估到是對應那座山。

搵得你好苦呀!一個細小簡單的地平式日晷,亦是在公園最常見的款式,由兩片不鏽鋼板組成。不過此日晷位置相當刁鑽,不單要花些時間氣力到山坡,而且「座北向南」。北有靠山,三面環樹,只有南方較低的角度可受光照射,大部分時間都落入樹影之中。

細小簡單的地平式日晷

為何總要在「計時工具」擺叫人珍惜時間的「勸世名言」,是諷刺花時間拍攝日晷的筆者嗎?對香港人來說,寫句 "Work Life Balance" 應該更有意義。

最後補上地圖:

細小簡單的地平式日晷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