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潭中亂跳

早前重讀《世說新語》,跟 S 說起,有些寫來不知做什麼、沒大道理的段落尤其珍貴,無關個人失意或社會憤慨,純記日常生活無聊瞬間,感覺很現代。像〈語言〉這一則:「何平叔云:『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覺神明開朗。』」〈語言〉記言語出眾的人物,但何晏這三句話,有多精妙?我其實覺得更像精神藥物廣告,力保健式廣告版上,側身的何晏在陽光下舉著一個玻璃樽服藥,旁邊大字寫下這三句,多精神。

S 說有趣,因湊女關係,近年逼著看了大量卡通,提起有集《Peppa Pig》跟我這感覺遙相呼應。大家總有許多人生道理等著拿來教訓人,古今中外皆然。沒教訓的,有時就顯得份外清新。

她傳我那集《Peppa Pig》名叫 “When I Grow Up”,片長五分鐘。Peppa Pig 有天上 playgroup,法國口音的瞪羚老師問一眾動物小朋友,大了想做什麼?小朋友同聲興奮地「嗚」,連忙在旁邊的道具箱挑選裝飾。見同學們都有主意,拿了道具,Peppa Pig 有點失落,跟老師說只有自己不知長大想做什麼。老師安慰她時間還多呢。

第一個小朋友說,長大想做女皇,因可 “tell people what to do”,指點世人。接著的同學不論想做老師、警察、醫生、超級英雄,全都補充因可 “tell people what to do”。老師 “OK” 得愈來愈無奈。

晚上,Peppa Pig 仍為此悶悶不樂,爸爸安慰說,不如想想你喜歡做什麼?她立即答,是在泥潭裡亂跳,令人想起《莊子》裡那隻曳尾於塗的龜。Peppa Pig 想到長大就以跳泥潭成名也不錯,爸爸為她蓋被,音樂響起,這集就到此結束,無甚教訓,一齊瞓覺,跟我後來看的另外幾集相近,問題都是不解決地解決了。

S 說我既然喜歡《小丸子》,應會喜歡《Peppa Pig》。不禁想起有一集《小丸子》以賞櫻為題,情節不算突出,我卻印象深刻,不止一次跟人介紹。有晚小丸子和爸爸同在浴缸洗澡,因是賞櫻時節,小丸子嚷著要出外賞櫻,意不在櫻,而在玩樂和食物。爸爸嫌煩不肯,小丸子覺得大人太沒趣,洗澡後氣沖沖回房間,畫櫻花洩憤,誰知一下把筆芯弄斷,刨幾刨,那枝本已短小的粉紅木顏色筆變得更短,於是請求媽媽買盒新的。媽媽嫌浪費,不肯。

小丸子覺得人生再無希望,餘生都會痛苦度過,翌日還因為跟同學比較,心生羨慕,設想來生投胎做什麼好呢?她和小玉浮想聯翩,做花輪同學的家人,做童話中的瑞士人,做可四處遨遊的小鳥,做可愛熊貓,做給人欣賞的櫻花樹,全都不錯。但繞了一圈,結論自然是:下世還是繼續做小丸子最理想。晚上回到浴室,才覺得可跟爸爸同在浴缸洗澡最幸福,此時恰巧有櫻花從窗邊飄進。

自以為深刻的解讀是,故事結構和時間都不簡單:看似過了一整天,卻可能是同一晚上,同一缸水,水還未冷,便花開花落般經歷許多幻起幻滅,把慾望和羨慕 — 否定,見浴缸是浴缸,不是浴缸,又是浴缸。櫻花不經意落下,忘記賞花卻已在賞花中,簡直高妙。

後來偶然下重看這集〈小丸子想去賞花〉,赫然發現,噢,我記錯了。閱讀即創作,一如平時許多故事,我跟人說的只是心中版本,真實故事不由浴缸開始,剛才的解讀完全落空。想深一層,那首尾呼應的工整與生硬,才不符合《小丸子》一貫的生活感。

原版故事是怎開始呢?對比之下更覺厲害。不過是爸爸喝了酒,面紅紅,舖著報紙在地上卜卜卜剪腳甲。更自在寫意,也更優美地無無謂謂。

 

原刊於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