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洞穴寓言】除了「表象」與「真實」,還帶什麼意思?

2020/3/17 — 9:00

IMAGE CREDIT: https://bit.ly/38RojaH, 	Theresa Knott / The otter sank, CC BY SA 3.0

IMAGE CREDIT: https://bit.ly/38RojaH, Theresa Knott / The otter sank, CC BY SA 3.0

《洞穴寓言》是個相當出名的哲學故事,很多人都聽過它的某種簡化版本:洞穴裡住著一班人,他們只看過事物的影子,卻以為看到的事物本身。這非常形象化說明了哲學上「表象(影子)/真實(事物)」的區分,也能帶出數千年糾纏哲學家的終極難題:究竟我們觀察、認知到的世界是否就代表真實?會不會我們都是洞穴裡的人,其實對真實一無所知?

然而,這並非《洞穴寓言》原本想說的事情。這故事出自《理想國》第七卷,一開始蘇格拉底就已經向對話人 Glaukon 解釋為什麼要說這故事 ,「接下來我們要說明沒受過教育和受過教育的人的本質區別。讓我們想像有一個洞穴……」。換言之,蘇格拉底最主要想透過故事說明沒受過教育和受過教育的人狀態有什麼不同、好的教育和學習又是什麼一回事。

當然,兩者的不同可能正是前者只看到「表象」,而後者則能看到「真實」;但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惟我們不用那麼心急,讓我一步一步來解說這精彩的故事。

廣告

首先,說故事者的人常常忽略了一個重要設定[1],即洞穴裡的人「他們的脖頸和手腳都被捆綁,不能走動,也不能扭過頭來,而只能向著前方洞穴的牆壁」這一點。這個特徵對故事寓義相當重要,因為它說明了洞穴裡的人不能自由活動,他們是「被迫」只能看到影子,所以他們縱然「無知」,自以為瞭解真理,卻不是活該受罪。

哲學家 G Zamosc (2017) 便指出捆綁這些人的鐵鏈很可能象徵著現實社會上的文化、錯誤成見和(不好的)教育 [2],它們都捆縛住我們,令我們無法認識真相,卻自以為獲得真實知識。 因此,這班洞穴人並非樂於沉迷於表象和娛樂的井底之蛙。相反,他們很可能是熱愛追求真理、正義和美好生活的人。所以,當 Glaukon 聽到這個故事第一下反應說「這是個奇特的比喻,也是一班奇特的囚徒」,蘇卻回他說「不,他們是一些和我們一樣的人。」在另一處,蘇又再提到洞穴人會爭論「正義的影子」,這意謂著洞穴人確實關心正義,只是他們沒法看到真正的正義是什麼。

廣告

好了,現在我們都知道洞穴人原來都是和蘇格拉底一樣,也和你和我一樣,都是渴求真理、正義和美好生活的人,但我們受到一些外在東西綑綁,我們該如何擺脫無知的狀態,即教育應該怎樣做?蘇格拉底首先要我們設想洞穴裡其中一人能夠離開洞穴,他終於看到影子反映的事物本身究竟是什麼,看到了天空,看到了星月,最後看到了陽光(善本身,或真理)。

但這個認識真理的過程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舒服,相反是痛苦的過程,因為洞穴人早已習慣生活在黑暗的環境裡,所以當他初次接觸光源時感到目眩頭暈,而且他需要循序漸進去接觸更大的光源,而不可以一下子就直視陽光。這也比喻了一個認識真理的過程是必須經過一番痛苦、會有困惑目眩的時候,也要循序漸進,不可能一步登天。

蘇格拉底要我們繼續設想,這個人走出洞穴見到真正的事物和陽光後,他並沒有從此逗留在外面的世界。相反,他決定回去洞穴裡,希望把其他洞穴人也帶出去。然而,他卻遇到了困境,因為他適應了外面的光源,回到黑暗的洞穴,他的視力反而一時變得模糊,令得其他人要他描述牆上的影子在做什麼時,他也回答不了,反被嘲笑無知。

為什麼蘇格拉底要刻意提到這點?蘇格拉底要提醒我們,當有人說/做出了表面看起來古怪、不合常理的東西,看起來好像很糊塗、違犯常識,但我們要分清楚這是基於他是瞭解到真正的知識因而無法再同意原本錯誤的常識(因已習慣了光明而無法適應黑暗),還是因為他本身真的無知或在一知半解的學習過程中(由黑暗走向光明)。

在這個視力的比喻裡,還有對「教育」很深刻的詮釋,即「教育實質上並不像某些人所宣稱一樣,是把靈魂裡原本來沒有的知識灌輸到靈魂裡,因為這如同把視力放進瞎子的眼睛一樣」荒謬。摒除柏拉圖特定的形上學觀念 [3] ,這說法可以通俗地理解成教育不是直接灌輸知識,因為人本身就有能力(視力)去認識真相,只是他們需要一個引領者,引領他們運用本身具有的學習能力,自己去看見陽光,看見真相。

而哲學家正是要擔任這種「助產士」,引導人們去認識真相。所以,那個出過去的人才會甘願回到洞穴裡。 Glaukon 便曾問過,那個出過去的人見過陽光,應該不想回到洞穴才對,如果要他回到洞穴,豈不是委屈他?蘇則回應,「我的朋友,你忘了,我們的立法不只是為了城邦裡其中一些階級的個別幸福,而是為了造就城邦裡所有人的整體幸福。」教育造就出優秀的公民,「目的不是讓公民各行其是,而是為了把這些公民團結成一個不可分的集體。」

因此,教育最終目的,並非為了個人私利或福祉,而是為了整個社會的幸福。所以,即使哲學家可能會被洞穴裡的人不信任甚至殺死(其實這暗示了蘇格拉底的死亡),但哲學家還是甘願重回洞穴裡,他要引導人們認識真相,建立真正幸福和正義的共同體社會。

總結而言,《洞穴寓言》敘述了教育及學習的目的、過程和狀態是什麼。當然,《洞穴寓言》牽涉更哲學性的詮釋,例如著名的認識論詮釋,即人們如何從「可見世界」到「可理解世界(理型世界)」,亦可以是詮釋成後來蘇說的由哲學家統治城邦國家如何解救政治的墮落,也可以是兩者混合的詮釋版本。但無論如何,它的通俗詮釋版本,仍然是相當有趣,有益於一般大眾,所以才能成為西方著名的哲普故事之一。本文也屬於某種特定詮釋,志在讓一般人也能看到故事裡較為深刻、發人深省之處。

[1] 另一個常被忽略的設定是洞穴裡還有一班似乎能自由活動、在火把和牆壁之間製造影子的人。他們究竟象徵著什麼人?這是相當有趣的詮釋問題,甚至可能牽涉到古希臘戲劇文化和哲學的關係,惟篇幅所限,有機會再說。
[2] G Zamosc (2017) 更指這裡是特別針對當時希臘城邦流行的詭辯家而批判。
[3] 研究古希臘的學者一般都認為《理想國》是柏拉圖借蘇格拉底的口敘述自己的理論。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