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洋公園應體育化 增建室內滑雪場

2020/8/21 — 16:21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劉國匡

自新冠肺炎爆發、海洋公園陷入債務危機後,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正式獲晉升為下任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近日樂園推出優惠,一洗頹風,可見管理層已預備好跟隨新領導,開始一系列改革工作。當然,香港人有創意又敢言,對於樂園改革,由下而上(bottom-up)碎片式的建議,劉先生年中肯定聽不少。但改革要成功,更重要的是領導層要找出現行架構中的核心矛盾,並因應新時代的局勢,以思想導航,指出改革的具體方向。

主題公園競爭激烈 卡通水族館 機動遊戲無前途

廣告

正如李聲揚早前「傻仔才跟迪士尼環球影城鬥」及之後補充的文章分析,今時今日的傳統機動遊戲樂園生意,基本上已是寡頭壟斷,樂園的卡通人物與電影﹑音樂等其他大眾娛樂對接,頭 4% 的主題樂園佔據行業 60% 收入。而香港既有迪士尼樂園, 海洋公園的卡通人物卻連一套港產片都未拍過,威威司令主題曲「WeWaWeWeWa 救救地球」,在YouTube 上只得 34,000 點擊,比筆者小時用鯊魚公仔咪嘴學周杰倫唱歌的業餘低清片還要低,可見海洋公園在傳統主題公園市場上,明顯落後於時勢。

而海洋公園另一主打「水族館」其實亦管理不善,過去數年常有珍貴魚類不自然死亡。館中的大小動物亦不像日本、馬來西亞等有農業基礎國家,海洋公園的魚類不會主動面向群眾。其實這不用什麼高新科技分析,只要對小動物有些少研究已能知道,原因就是這些動物平時在園內感受不到工作人員的愛,對人類無好感,所以亮相時西口西面,遊客拍照也不想望鏡頭。到頭來,「水族館」 只對在內陸地區巴伐利亞出生的盛智文,以及過去 10 多年蜂擁而至的內陸省份遊客有特殊魅力。本身已屬海洋文明的香港人則是無感,看多兩次已生厭,不可能有回頭客:想看水母我不如去船P(遊艇派對),至少還有得滑水和徒手游出公海,健康又愉快。

廣告

至於機動遊戲,其實也是難有可持續性。先不論海洋公園的過山車摩天輪和登山纜車如何比日本﹑美國以至星加坡的對手落後,機動遊戲的本質其實就如「死魚」一樣,要遊客坐著不動,靠外來的機械化衝擊,來獲得被動的快樂感覺。這樣的娛樂本身質素已很低,回頭客量甚少,頂盡一年兩次。偏偏機動遊戲營運成本高,每日需要大量遊客輪流使用,才有成本效益。今日樂園要主打本地市場,而香港人口就只得那 700 幾萬,相對於疫情前每年 6,000 萬旅客訪港,樂園營運改革的方向,必須要是增加「熟客」回頭反複光顧的次數。由此思路,傳統機動遊戲未能符合市場需要。

樂園改革要回頭客 關鍵在於體育化

宏觀而言,今日香港先有貿易戰導致環球經濟蕭條,現在還因疫情封關,中外遊客數字直線插水,所以樂園才猛然醒起本地市場的重要性。香港人口雖小,但做本地生意的優勢是,只要抓中本地客心中最軟的一塊,他們就會每周每月地不停重複光顧。任何消費產業也是一樣,正所謂忘戰必危,好景時固然要集中火力開新客源,但面對逆境時,更重要的是獲得穩定收入,穩住熟客,以其盡快達收支平衡,方為上策。

那麼,什麼康樂娛樂活動最能吸引本地人反覆光顧?思考方向必然是體育。正如筆者年前文章所述,香港其實每年已經有消費(包括投注)以千億計的龐大體育市場,只是因本地缺乏供應(例如馬會不接受賭本地波),所以多靠入口,而且只側重海外精英賽事轉播。說到普及體育,既然盛智文和內陸省份遊客喜愛海洋,反過來說,香港屬亞熱帶地區,年終無雪,市民感新奇而會肯反覆消費參與的運動,理論上其實是滑雪。

現時香港的滑雪愛好者,最接近的訓練場地,已要去到深圳世界之窗的室內滑雪場。而處於沙漠正中心的杜拜購物中心(The Dubai Mall)的室內滑雪場,有消暑奇效,更是業界奇蹟,門庭若市。更重要的是,體育項目是顧客主動會有反覆訓練的需求,滑雪夠新奇又能解暑,若海洋公園能提供,必定大受歡迎。假設滑雪場能儲到 90,000 個熟客,年中每人每週入場一次,每次入場費 $350 元,一年已能為樂園提供 16億元低風險的穩定收入,夠支付 2018-19 年度營運成本(15.4億元)有凸,好過做自由行。

參考「發展國家論」 威威司令也可做大做好

說回樂園的傳統業務。正如迪士尼和環球影城的成功,是來自與電視、電影、卡通片甚至是音樂協同,財政上支撐海洋公園的香港政府,有沒有財力去支撐海洋公園成為「獨角獸」,與外國兩大巨頭三分天下?其實過去數十年,不少東亞「發展型國家」有成功經驗。

政府補貼企業營運,特別是設經濟規劃辦公室,用政策貸款等傾斜措施,刺激指定產業高速增長,是戰後不少國家和地區的發展策略。成功例子有日本、韓國、台灣、星加坡等。最著名的要數朴正熙時代的南韓,用政策傾斜加上「出口紀律」(export discipline),即是以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績效指標,高速發展出世界級的本地重工業。今日韓國也是用類似套路,憑空孕育出 kpop 、韓國電影電視劇等整個娛樂產業。

要是香港政府有決心,其實也可將海洋公園與上世紀八十年代盛極一時的港產片結合,參考迪士尼的成功經驗,改革威威司令等一眾小動物形象,配合傳統童話故事,像韓國娛樂業那樣,落重本搶佔世界市場份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新領導層可先確立改革方向而後進

根據同樣思路,我們很容易就能想出其他高效率使用樂園土地(以及沿岸水域),管理成本亦比機動遊戲和水族館低的高消費體育項目可以加入,例如游艇會,賽車,潛水訓練,馬球等等,前途無可限量。總之樂園今日面對的核心問題,是生意太差,而解決的最有效方法,必然是擴闊本地市場。

而本地人口少,要改善生意,就必須要開設能製造大量本地回頭客的活動。所以改革的正確方向,就是拓展香港人會反覆、習慣性來回光顧的康樂業務。而因人口中﹑老年化和社會對健康的關注,最好賺的必然是體育項目。而體育之中,樂園有資本密集和大規模康樂設施管理經驗的比較優勢,所以搞滑雪一類高消費體育活動就最好。

國際市場方面,既然抵港旅客今後已很難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了,樂園的「出口」業務則應行影視娛樂路線,劍指迪士尼和環球影城,目標是未來與兩大家三分天下。香港兼備已有港産片的環球聲望與技術背景,和特區政府的資金相對充裕,只要領導層想對方向,真是要做起上來也不難。

用這種由宏觀入微觀,由上而下(top-down)的分析方法,很多商業問題我們也能按圖索驥,找到答案。

(作者簡介:從事研究工作,業餘經營 Facebook 專頁 學打馬球 Ride a horse - play polo 和 Day Army - Next Gen Wargaming 舉辦不同的比賽和隊制體育活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