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中的繼園街

2021/2/24 — 10:00

【文/Ca.L】

大概半年前某一天走過繼園街 60–74 號,突然驚覺整個連排唐樓都沒有了「人氣」。當下心裏一沉,近幾年 60–74 號的規劃時有動靜,大概也將要變成當年的繼園上下里。結果,唐樓群終也在農曆年前貼上了工程告示,年後應會開始清拆,繼園街似乎將要再經歷另一個變遷。

繼園街的近年的名氣大概來自一個不知何時而起的美麗誤會,網上搜尋繼園街,都會找到張愛玲曾在此處住過的傳聞。但根據宋祺夫婦兒子宋以朗先生所言,張愛玲只是經常到宋家作客,也曾到「繼園」大宅作客,卻從未長居於繼園街(當時真正住在繼園街的有宋祺夫婦、京劇演員孟小冬及作家司馬長風)。的確,那年代的北角是不少文人聚居之地,作客往來也是常有之事。

廣告

嚴格來說繼園街並沒有任何歷史建築,最有資格的「繼園」大宅亦早已拆去。但繼園街卻是我見過最有特色的香港街道之一。

繼園街坐落在北角一處山頭,地勢頗為斜削。 30 年代陳維周移居香港,其後為家族建下「繼園」大宅(高峰時曾住有過百人),此處亦稱為繼園山,估計因「繼園」而得名。人們只道陳維周為廣州軍閥「南天王」陳濟棠的胞兄或教育家陳樹渠之父。事實上,陳維周來頭也不少,曾任國民政府廣州鹽運高官及禁煙局局長,陳氏其後在北角買下多塊地皮。雖然陳家現已四散,土地大多亦已變賣,但在北角仍不難找到陳家蹤跡。

廣告

喜歡繼園街的理由很多,特別是它有趣的建築。「繼園」大宅早在 70 年代拆卸,現址應為百福花園,記錄雖不多,但大宅以中西風格設計,外形四方,帶有英國建築的特色,卻又配以紅磚綠瓦建成,大宅另建有游池,在當時來說也頗為罕有。作家司馬長風曾記下如此的「繼園」:「結構的外形四四方方像一座中古歐洲的城堡;可是四角的綠瓦飛簷,以及鑲有汗白玉石柱,欄杆的迴廊,紅磚砌成的圍牆則又純粹是中國風」。

除了大宅外,往下走,右邊為 4、5 層高的唐樓群繼園上、下里,亦在 2011 年清拆,現時為柏蔚山。左下則有美景新廈、吉利洋樓、繼園街 16–22 號及濃輝臺等,都是 50 年代末至 60 年代初建成的。

但要數繼園街最為特別的建築絕對是左上的 60–74 號唐樓群。建於 1957 年,外型奇特,像一艘郵輪,在當時算是頗前衛的現代建築。 60–74 號由任冠生先生設計,他亦是繼園及部分繼園街唐樓群的設計師。唐樓群的座基(斜路部份)並不只是清水基座,其實是一座2-3層高的建築,上居下鋪,大多為車房或工程店舖,大部分早在數年前已結業。如此設計僅因當年鏟山時鏟得太低。而 60 號的建築(船頭)原為尖角設計,因任先生覺得尖角對對面住户有不吉利的意思,後改為圓角。他的兒子則稱它為「八間屋」。這樣的設計組合(船型及座基),在香港極為少見。

現時 60–74 號已全被收購,如開首所言,大概將於近期清拆,至於將如何發展,發展商曾申請改劃,但似是仍未有定案。

對繼園街的喜愛大概是看到它的寧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看看懷疑人生就去北角散步的影片),偏安一隅,長長的斜路,充滿色彩的老建築,彷彿仍有著50-60年代舊香港的影子。半短不長的一段斜路承載住一段段的舊歷史,誰又想過如此獨特的地方,一街之隔竟是車水馬龍的英皇道。

(作者簡介:一個無所事事嘅業餘古蹟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