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式冰室的終章

2020/1/10 — 15:4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50 年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一個如何的故事呢?人來人往,莎莉文冰廳屹立在佐敦五十多年,老闆鄺生見盡人生百態,一切都見怪不怪。香港地最重視多元化,油尖旺更是社會縮影,不同職業與族群,各自「搵食」,相安無事,也是香港核心價值。

泰國有蛇美,香港也有莎莉文。

曼谷的蛇美咖啡是不少台港遊客獵奇之地,莎莉文冰廳則是泰國經濟的寒暑表。泰國的經濟不景,莎莉文卻多點顧客。每逢下午,冰廳都擠滿泰國「女生」,圍着一、兩位瘦削香港男生,她們喝着港式奶茶等待接待客人,期待每個賺錢養家的機會。而港男千依百順,照顧泰國的女生們。過去這區流行大排檔金魚缸,不敵發展拆掉了,今天變成冰廳。

廣告

半世紀,如白馬過隙,中國冰室倒下了,油尖旺同期的冰室只餘下莎莉文和美都餐室。自從上二次大裝修,莎莉文的外表說不上舊,只餘下昔日的木椅,但他的舊其實舊在骨子裏。客人換上泰國的姐姐,但食物依然半世紀的模樣、五十年歷史的餐牌上,寫着遠古的菜式,「大公司凍鮮奶、凍提子汁、笑口棗、沙翁」。

廣告

老闆鄺生見證油旺的興衰起落,莎莉文跟中國冰室都有半世紀的歷史,而最長歷史的是 60 年的美都餐室。他在廟街長大,看著美麗的美都餐室,想不到長大後,接手自己的冰室。轉眼五十多年,他笑要不是自己的舖位,早就結束了。

他腦子都是舊事,從前佐敦、官涌的繁華歷歷在目,當年渡輪碼頭,「以前渡船角是豪宅僅次於美孚,三面海景。」「以前冰室有做生日蛋糕,那時沒有美心,做餅好好賺。現在做餅全部蝕錢,有做沙翁、合桃餅、拿破崙卷舊式的餅,但都無人食,靠九十歲的老豆做,好辛苦。近年請新麵包師傅,他都是七十歲,做得一天得一天。做飲食好辛苦,宜家好啲,星期日休息,夜晚八點關門,以前晚上十二時才關門。」

鄺生對食物有堅持,奶茶有濃郁的茶香,芙蓉蛋飯配料用上火腿和午餐肉,取其不同味道和口感,缺一不可,蛋煎得恰到好處,撲鼻的蛋香,配上一口香飯,確實是基層的享受。

時代不同,曾經冰室是香港的象徵,中西文化交流,但現在鄺生眼中是「夕陽行業」。「1981 年香港第一間大家樂在佐敦這邊開舖,現在這個舖頭已變成大家樂的訓練中心。」連鎖的快餐店和餅舖取換家庭式的冰室,商家壟斷,香港不再是打拼的好地方。

鄺生說很累了,他知道中國冰室下一代的二位女兒不願接手,而他的兒子不想繼承父業,無奈步中國冰室的後塵,一切進入倒數中。莎莉文冰廳不單是泰國經濟的寒暑表,也是香港草根文化的悲歌。

「多點來食飯,傾下計。」中國冰室逝去,我們才認識他,今天,莎莉文仍在,多點光顧,多點跟鄺生談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