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11/18 - 10:53

為大家介紹 獅子山下,沒有一個比鄭嘉泳更荀的荀盤

Photo by Big Dodzy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saw2ahar17s

Photo by Big Dodzy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saw2ahar17s

員工多如天上繁星的誠哥,又怎可能知道集團旗下,竟然有這樣一位年輕人。

嚴格來說,這位年輕人不算「集團旗下」,因為他不在長和系工作。

剛踏入三十一歲的年輕人,在誠哥與周凱旋小姐創辦的維港投資上班。

廣告

他叫鄭嘉泳。

他叫鄭嘉泳不是因為他貌似大台那位鄭嘉頴,而是他的名字真是叫鄭嘉泳。

為大家介紹這位鄭嘉泳,並非要幫維港投資宣傳,而是要為天下港女宣布一個喜訊:擁有四十三寸胸肌和一米八二身高的他,仍然單身。恐防你哋喺 Linkedin 搜尋唔到,佢英文名叫 Wayne Cheng。

如果各位港女自問身邊也有不少荀盤去選擇的話,且慢,請看清楚鄭嘉泳,你便會知道什麼才叫做荀盤。一係自己搵好多錢,一係屋企有好多錢,這樣就是荀盤嗎?要是一定要符合這個準則的話,sorry,佢兩樣都唔係。

但相信我,獅子山下,沒有一個比鄭嘉泳更荀的荀盤。

有些荀盤,荀就荀在,能人所不能。

中四那年暑假之後,回到學校,沒有一個同學認得出鄭嘉泳,以為他是新同學。
為什麼?

家境本來已經窮困,爸爸更在那時候失去工作。連出去玩的車費也付不起,於是他跟媽說:「唔緊要啦,白粥加豉油都好味呀,日日食都唔厭喎。」那個暑假,每天吃的,就如他所願,白粥加豉油,結果能人所不能地在一個暑假瘦了五十磅,所以沒有人認得暑假前那個肥仔。

這樣一個孝子,還不算荀?
好。有些荀盤,荀就荀在,遇強便越強。

科大畢業那年,人人搵工。那一年,人工出得最高那家公司叫做 Delta Partners,比 Morgan 還要高,比 Goldman 還要高。入圍面試最後一輪的兩位,是全系成績最好的靚女高材生,以及成績不算標青的鄭嘉泳。

女生來自著名國際學校,年年周遊列國交遊廣闊,但結果竟然輸了給那個來自觀塘瑪莉諾書院和一次飛機都未搭過的鄭嘉泳。

再高材的高材生也不及他高材,還不算荀?
好。有些荀盤,荀就荀在,人窮志不窮。

換著是你,困在小小的公屋二十多年,終於可以搭商務客位飛到新加玻咁遠,住一個望著醉人夜景的 service apartment,會不會甘願放棄一切,重新由零開始?
他會。

有天,他的朋友告訴他,李嘉誠基金會的汕頭大學有個職位空缺,是做 customer service 的,人工跟 Delta Partners 相距 90%。只考慮了十分鐘,他辭去了高薪厚職,用之前儲回來的錢繼續給媽媽家用,原因是,「李生係我一路以來嘅偶像」。

之後那大半年,他後悔到不得了。匯豐向他招手,他拒絕;國泰請他過檔,他說不。默默做密密做,就是為了一個可以跟誠哥近距離做事的機會,結果偶像的背影也只是見過幾次,更別說是近距離遠距離了。

轉捩點,上海的洲際酒店。

維港投資每年都會召集所有 start-up 的創辦人一同交流,那年的地點是上海的洲際酒店。如此盛事,基金會上上下下的員工也需要幫忙,鄭嘉泳負責在會場外點名。
會議未開始,他正低頭看著名單上的每個名字;突然,感覺到一陣風。

抬頭一看,是四名金髮綠眼的保鑣,圍著一位女士。
周小姐。她坐在鄭嘉泳旁邊,喝了一啖水。

他很想望,又不敢望;他很想說些什麼,又不知說些什麼。

「你叫咩名?」竟然是周小姐先開口。

「我叫 Wayne,喺汕大負責 customer service,」漏著口的他說完這句,吞啖口水,鼓起勇氣說第二句,「不過其實我喺科大係讀 business,一路都好想跟老闆你學習投資,所以如果第日我有啲咩幫到手,希望可以畀個機會我。」

他隱約聽到她「嗯」了一聲,然後她便繼續撳電話,很快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就在那刻,他開始想起匯豐,開始想起國泰,開始想起自己以前那個遙望美景的 service apartment。

三星期後,他收到小姐秘書的電話:「小姐叫你而家上去。」

到現在,鄭嘉泳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連 Elon Musk 都對她敬重十分的科技界巨頭會記得一個黃毛小子的名字。

正式成為維港投資的任何一位投資顧問,都必定會被委派負責一家「垂死」的 start-up,目的是要他們從失敗的企業中思考失敗。鄭嘉泳第一家負責的 start-up 不但垂死,更是第一家跟維港投資準備對薄公堂的投資項目。

這個牌很難考,但他最後不但成功做出七百二十度的高難度空翻,還要來個完美落地:官司不用打,維港還拿回投資的本金。

今天,鄭嘉泳是維港旗下其中三家初創的董事局成員,一家在美國,一家在澳洲,一家在以色列。

怎樣,這個荀盤夠荀了吧?

看著他拿著一杯烈酒,我代各位有興趣的港女問了他三個問題。

「你...... 真係單身?」

係。

「你......鍾意男人定係女人?」

女人。

「你...... 而家搵幾多?」

只能夠答你,我做份工,唔係錢可以衡量。

「咁用乜嘢衡量?」

我每日可以有機會見到自己老闆表演 decision-making,我每日有機會同世界最 top 嘅 founders 開會,我每日睇緊嘅,係十年後嘅世界。

鄭嘉泳說得對,是十年後的世界。如果他當時看的是匯豐和國泰,應該不會可以在我面前這樣風騷地喝酒。

錢可以換到生活的舒適,卻永遠變不出生命的高度。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