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厘頭長途機,或,全球城市化案例

2020/3/6 — 17:10

CI23 航班, Flightaware 截圖

CI23 航班, Flightaware 截圖

今朝無聊看 Youtube ,見到名為 World’s Most Random Ultra Long-Haul Route 的短片,想也沒有想,就按下去看。一如所料,背後是個上佳的全球城市化案例,立即記下留來以後當教材用。

超長途航線這回事,因為成本所限,通常都會設在主要機場之間,例如香港去紐約甘迺迪,或者新加坡去倫敦希斯路等等。當中的道理,其一是相關城市的客源本身夠多,其二是這些大機場會有很多接駁短途機把週邊地區的客源也拉過來。雖然 Spoke-and-Hub Model 已開始受 Point-to-Point Model 的挑戰,但新興航線的地點仍然不會細得太過分。

廣告

這兒要介紹的航班,連結的地方表面上相當無厘頭:台北桃園和安大略,由中華航空開辦。得說明,不是加拿大那個人口一千三百萬的安大略省,而是位於南加州人口只有十六萬的安大略市。一個十六萬人口的小城市,為什麼會有一條十五小時直航台灣的航班?

CI23 航班, Flightaware 截圖

心水清的讀者看到上面這張航程圖,大概已猜到故事的一半:安大略市位於洛杉磯附近(市中心以東約六十公里),這班機要連結的並非真的是安大略市本身,而是大洛杉磯都會區。這樣看就未至於完全的無厘頭。

廣告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沒錯,一些大城市週邊的小機場為了找生意,會免費甚至補貼航空公司降落,據說這條航線後面也有類似的安排。不過,安大略市機場沒有吸引到許多國際航線,目前只有四個國際航點,其中三個在中美洲,然後就是台北桃園機場;相對其他國內外航點,台北桃園表面上看起來嚴重地格格不入。而這個機場去年的客運量(包括國內線)也只有五百多萬,和洛杉磯國際機場的八千多萬完全是兩個層次。

那麼為何中華航空要開辦這樣的一條航線呢?這兒我們得說一下洛杉磯的城市地理學。

洛杉磯市的種族分佈,紅點為亞裔人口。底圖: University of Virginia The Racial Dot Map

和很多美國大城市一樣,洛杉磯的居民來自各個族群,而且有各自聚居的社區。洛杉磯最傳統的唐人街在市中心的北面,但現在大多數華人已不在居於此地。上世紀七十年代時很多台灣人遷到市中心東面的蒙市,當地更有「小台北」之稱。後來大量中國大陸移民湧入蒙市,台灣人繼續東遷,來到羅蘭崗一帶。

這個新華人社區興起的過程,學術界有稱之為「新舊唐人街」的分野,意思是過去華人到美國都是低下階層,所以「舊唐人街」都在市中心,主要是餐館或濕市場為主;但新全球化下新一代的華人移民是全球化的受益人,所以他們不用住在市中心的「舊唐人街」,而開發出近郊地區生活品質較高的「新唐人街」。基於經濟結構的改變,這些「新唐人街」的形態也不一樣,銀行多過米舖。

我們說回這條中華航空的無厘頭航線。對於住在東邊台灣人社區的居民來說,他們去安大略市機場開車不用半個小時,去洛杉磯國際機場的時間卻要多一倍,而且還是穿過洛杉磯世界級堵車的高速公路。很明顯,從安大略市機場出發前往台灣的航班,會很受這些台灣人社區的居民歡迎。更別說細小的機場沒有那麼亂,過安檢和去閘口不用弄那麼久,泊車也應該會便宜一些。

說了這樣一大堆,其實想和大家介紹一個很重要的城市研究概念:洛杉磯學派城市地理學

要介紹洛杉磯學派之前,先說兩句傳統城市研究的典範:芝加哥學派。大家或者沒有聽過芝加哥學派城市地理學,但一些相關的概念在香港的中學教育曾經(不清楚現在還是不是)相當重要:中地論和競租模型。

典型競租模型。圖片來源 Wikipedia

典型的競租模型當中,市中心由於交通方便,連接性最高,所以成為最貴的地段。如是者,高增值的行業(例如百貨公司)給得起這個地價,又有這個需要,就會進駐這個地點;給不起錢或沒有這個需要的,便會移到外面,例如工廠。在這個模型當中,城市形態是圍繞市中心擴散開心的,市中心是城市形態的主宰。

在洛杉磯學派的眼中,這個世界一早就不是這樣運作的了。他們不是說交通方便或者連接性不重要,而是連接性已經變得和市中心沒有直接關係。舉個例,在人人揸車的年代,高速公路交匯處才是最方便的地方;在全球化的年代,機場才是真正的連結性最高的地點。洛杉磯學派提出這些質疑,因為洛杉磯正正就是這樣運作的一個城市:高速公路四通八達,機場港口連接全球;回到上面提到的台灣人社區和台灣航線,洛杉磯市中心不單止不是一個要追求的目標,反而要刻意避開。城市形態並不由中心控制,而取決於城市中各處各地如何和全球化互動。

說起來,珠三國的城市化也有相類近的特點。本來的中心(廣州)並不是珠三角城市化的起點,反而是東莞、中山等地按其原有的對外連結各自修行。這點也有很多中國城市研究的論文題及。

這個世界充滿各式各樣平時不顯眼的全球連結,卻可以忽然之間變得很重要。例如這陣子意大利爆發疫情,大家才突然想起世界上兩個重要的時裝業城市分別是米蘭和溫州。我們都活在同一個地球,無論你喜歡與否,誰都沒有隔岸觀火的本錢呢。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