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形比有形的可貴 — 迷宮裡的烏托邦

2020/4/10 — 21:50

拉闊文化 — Lunchtime Spa:趁我們還有歌

也許,我們在我城內越走越迷茫。我們好像跳進了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紐約三部曲》(The New York Trilogy)中《玻璃之城》(City of Glass)的迷宮(labyrinth),猶如在 Gordon Ho 何景熙《一二三四》那「虛假的烏托邦,榨取人們夢想」。怕有一天,我們迷失了自我,忘記了自己存在的意義。

存在的意義 — 我們其實很無力。醫生朋友剛剛打來說她很好。我們都在自己的範疇各自努力,只能在入夜後寂靜中互報平安。雖然我們還是很忙沒有時間談太多,但能夠聽到在危城裏作為醫生的她那聲音,已經足夠。

我貼我的樣子是因為周耀輝博士在「Cultural Literacy Programme 拉闊文化 Lunchtime Spa《趁我們還有歌》」的活動上說:「現在很少見到人樣了」。感謝他們對這千多個沒人的座位特意地唱,我今天在家裡聽到很窩心。還有,這文章就是我給你們「鼓勵、加油和勇氣」的方式,希望你們在明亮我們的內心時,也能溫暖自己的內心。

廣告

Portrait by Cherlie Ng(作者提供圖片)

Portrait by Cherlie Ng(作者提供圖片)

廣告

以上都是無形的感受,人的價值不在於你賺多少(好像我寫的也沒賺錢喔),那是在於你在不同的崗位上如何做好自己,然後關心社會。

對我來說,人和人可以見到是很珍貴的事:可以一起和同事們在各自的座位上吃午飯,聽到忙裡偷閒的大笑;可以一起在超級市場看茶包,細聽你日常的飲食品味;可以一起在無人的街上走,聽到你的步伐;可以一起嚐到反轉蘋果撻(Apple Tarte Tatin),那錯了作法卻成為經典,成為可以讓我們回心微笑的甜點。

那怕這本來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我們「就算傷痛滿身又如何」。那怕這只是剎那的美好,因為「有些美好能換過軀殼」。即使我們只有口罩那狹隘的空隙來呼吸,我們還有《剎那的烏托邦》。

我們無法知道命運,我們也無法選擇,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用真心去珍惜值得的人和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