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聲》:並非善與惡的對立,看到心會痛的台灣電影

2020/10/27 — 17:39

《無聲》劇照

《無聲》劇照

入圍8項台灣金馬獎提名的《無聲》,從話題性到精彩度,無容置疑地令它成為今年最讓人期待的台灣電影。

失聰少年張誠剛從正常學校轉到啟聰學校就讀,本來以為可以跟同類同學一起學習會很快樂,他卻發現校車最後一排經常玩著沒人理會的「遊戲」,其中一個遊戲的受害人就是跟他最要好的女孩貝貝,當張誠想要向校方揭發事情的同時,他卻發現不管看似是大魔王的同學小光,看似是正義熱血的王老師,看似為人師表的校長,每個人都有著不一樣的痛苦,讓這個無聲校園裡的不安與困惑持續發酵。

《無聲》劇照

《無聲》劇照

廣告

如果這是一篇在報紙上看到的新聞,我們大概會覺得這些學生很可憐,霸凌同學的都是不正常的,被霸凌的應該要勇敢向大人告發事情真相,老師們應該要關心同學,校長更應該為所有學生的安全負責,這些理所當然的道理我們每個人都知道,而且講比做容易太多太多,但當這個故事變成一部一個多小時的電影時,觀眾的感受就會非常不一樣,我們看到的人物不再是平面的,而是活生生像個人類一樣,有著各式各樣的情緒及背景,這樣子我們才可以正面的檢視這個存在已久的社會問題。

廣告

在不作任何劇透的情況下,不如試試看把自己代入電影的第一個場景:

張誠在坐巴士的時候,發現一個老伯伯正在偷自己的錢包,當他試著反抗後,他卻因為打老人而被帶到警局,王老師接到電話後企圖為不懂手語的警察翻譯張誠的話。這時候,你如果是王老師的話,你會1) 花時間跟唇舌與完全不理解聾人世界的警察解釋這場誤會,並幫張誠討回公道,還是2) 輕輕帶過跟警察們說句張誠覺得不好意思,下次不會再犯,息事寧人並急急把張誠帶回學校呢?

最理想的當然是教科書都會教的1),但如果你是個每天要照顧幾十個聾人學生的老師呢?作為聽人(劇中對非聾人的稱呼)對聽人世界再清楚不過的你,你難到不知道要跟一般聽人把事情解釋清楚,根本不像廣告中提倡的「在乎溝通與關懷」這麼簡單這麼理想嗎?但同時,這種善意的謊言,是導致大家對聾人不諒解的情況更嚴重的原因嗎?

《無聲》絕對是一部讓觀眾看到很沉重很心痛的電影,這可能是所有講及霸凌故事多多少少都能做到的,但它更高手的點在於,它不是一部說教式跟你談黑白對錯的電影而已,在這個封閉無聲的校園裡,人跟人之間不只是對立的,反而,是被糾結、罪惡感及無能為力而編織著的。

除了劇本出色以外,不可能錯過的還有一眾演員出色的表現,飾演貝貝的陳妍霏跟張誠的劉子銓的演出都令人印象難忘,我最喜歡的絕對是飾演小光的韓國演員金玄彬,他最後在天台那場戲震撼到我內心久久不能平伏,難怪他可以成為首位被提名「最佳男配角」的韓國藝人。

最後,附上這條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預告片,這個把關鍵字都掩藏的表達手法,完全呼應了電影想要傳達讓觀眾思考的中心。

上映日期:11月19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