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限斜棟有限公司》── 處境劇告訴我們社會的事

2021/4/18 — 11:27

《無限斜棟有限公司》

《無限斜棟有限公司》

【文:鄭子聰】

處境劇要拍得好,一定要能反映現時社會的「處境」,而並非好像某些處境劇,只困在一個家庭及公司裡,不斷重複複雜的男女關係,你爭我鬥的職場是非,但沒有兼顧社會狀態,並刻意與政治保持距離,予人感覺與社會脫節。《無限斜棟有限公司》能反映斜棟青年收入不穩定,多種身份的職業狀態。再者,劇中對話偶爾語帶雙關,能令人聯想到,因為社會運動而對特定職業所產生的評價,其隱喻予人感覺貼近時事步伐,並於社會保持緊密距離。

除此之外,選角在一套處境劇裡極其重要。《無限斜棟有限公司》起用陳卓賢(Ian)為男主角,Ian為《Good Night Show全民造星》的亞軍,電視台希望他在戲劇世界另有發揮,並電視螢幕裡頻密亮相,這無可厚非。但更重要的是,斜棟青年必須要予人年輕、有理想及抱負的感覺。

廣告

雖說作為一位專業演員,必須能準確演繹不同類型角色,但我們也要承認,該藝員在劇外的生活,其性格及言行舉止,會令我們對他有其特定印象,觀劇時對他們的性格先入為主,實屬正常。Ian在現實生活中,是一位同時兼任大學生、排球運動員及合約藝人的斜棟青年,而他的性格與劇中的角色甚為相似,故我認為電視台的選角頗為準確。

在我而言,處境劇必須有連貫,每集的情節必須於整套劇的劇情環環相扣,而且過程必須有伏線,才能令觀眾對處境劇有所好奇與期待。現在某些處境劇,除了角色之間的家庭及感情關係能夠維持此外,集於集之間情節幾乎脫軌,之後的劇情與過往的幾乎沒有關係,予人感覺草草了事,並沒有追看的必要。

廣告

而且,處境劇需要有令人關注社會議題的能力,令觀眾對社會議題有所認識,甚至開始關注,我認為這是處境劇應有之義,而並非好像一些處境劇,每集也是先拋出數個冷笑話,然後嘻嘻哈哈,你虞我詐,最後以過份樂觀的大團圓結局收場,過程中只有輕鬆娛樂的療效。《無限斜棟有限公司》對隔代管教、自殘傾向及社交網絡文化均有所提及,故值得一看。

這城的言論廣度正急劇轉變,所以能說出社會議題的處境劇看來只會越來越少,若日後不想這些處境劇被歸類為碩果僅存,就要多加支持。

作者自我簡介:鄭子聰,香港青年協會首屆青年作家招募計劃獲選作家,社會工作者,嶺南大學中文系畢業生,曾任《珍珠奶茶》文學評論教育雜誌編輯,著有散文集《在台灣我曾遇見過的》及《慢遊小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