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唱吧》

《熱唱吧》觀後感

【文:無言】

電影《熱唱吧》是澳門本土製作,負責攝製的「飛夢映畫工作室」,近年憑惹笑網片引人注目,但電影畢竟不是網片,有趣的是,看畢整齣戲,不但是水準之作,而且有些地方特別值得細味,足證「飛夢映畫」仝人之專業。

(編按: 以下劇透)

電影圍繞劉玉芬 (陳慧敏飾演)、張智仁 (周國賢飾演) 而展開,地點設定在澳門。劉是典型青春期反叛少女,好見義勇為,對主流灌輸的一套 (即讀好書日後找好工作) 不以為然,想日後成為歌手開萬人演唱會。偶然之下,在一堂音樂課上,遇上作為老師的張。張甫出場,明顯和劉的叛逆有鮮明對比,伏在教員室桌子打瞌睡,過了鐘上課仍不自知。劉因此不覺張似「阿 sir」,戲稱之為「賤人」(智仁諧音)。及後從四眼妹口中得知張曾贏得音樂比賽冠軍,並到過香港當歌手出碟,劉才對張改觀,兼要求張一對一教她音樂。

關於張智仁的故事線,算是寫得比較完滿,因為較完滿,所以亦較感人。他其實是劉玉芬的鏡像,有著劉玉芬類似的性格,亦矢志實現歌手夢。所不同的是,他經歷過一番折騰 (到香港出道,因滿足不到市場需要,轉做幕後,再而轉行),夢無法實現,失去的卻極多 (因往香港而跟父親鬧翻,因巡迴演唱而看不到母親最後一面,因再到香港完夢而失去女友)。他非常在意患有腦退化症的父親華哥 (黃樹棠飾演),照顧其日常起居,某程度是因為他覺得,比起追夢,刻下珍惜眼前人更加重要。他有這一層覺悟 (也可以說是現實對理想的磨蝕),劉則沒有,故一往無前。

《熱唱吧》

張、劉初遇,劉不屑張,劉要參加歌唱比賽,求張推薦,張初亦不願意。此時一重要人物介入,令張改變想法,此人即為女教師 Miss Wong 黃希 (吳海昕飾演)。編劇這裡聰明,先借劉玉芬的猜測交代張、黃二人關係,再用剝洋蔥的方式層層深入交代。原來黃希是張在上海讀書時的同學,當時張在香港音樂事業受挫,到上海唸大學,期間與黃拍拖。有黃的陪伴和鼓勵,是張一生最快樂的時光。黃與他一同作曲,看他表演,鼓勵他,儼然是他音樂路上的女神。可惜好景不常,香港唱片公司答應再給張機會,張到香港,與黃的感情無疾而終。儘管二人仍互相關心 (華哥住的老人院,便是由黃找來),黃已結識另一男子,成為準新娘。因為這一段複雜的因緣,張同意推薦劉參賽,而無形中劉又成為張黃關係的橋樑。

張給劉特訓,並安排她到不同地方演唱,累積經驗,減少緊張。老人院演出一幕,劉邊唱,老友記邊閒談下棋,相信任何從事表演者必有共鳴。然而,最精彩一幕莫過於張在黃希婚宴上獻唱。本來張堅決不再唱歌,黃希之前請他獻唱,他都拒絕,改為建議由劉代唱。奈何婚宴當日,劉借故不願上台,張於是毅然拿起結他,重返舞台,高歌一曲,既是送上祝福,也是訴說心聲。這幕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鋪排細密,也感人至深。黃當年曾看張演出,事後二人甜蜜拖手,共同離開表演場地。那時的他們是戀人。現在黃再次看到張演出,開心是張終於重新振作,再上台獻唱,可惜是自己已為他人妻,他們永遠不能在一起。黃在台下流淚,張在台上無奈,正是為此。而他們兩人的愛情經歷,一對比主持介紹新人愛戀故事的台辭,那種荒謬感立時呈現,有情人不能成眷屬,成眷屬者多是伴侶而非情人,張智仁那份為追夢而永遠喪失摯愛的痛,那種天意弄人的荒謬,凡有若干人生體驗者,不能不淚流滿面。

《熱唱吧》

劉不願上台,也有原因,她想張親自面對,不要逃避。事後張向劉坦白,訴說自己的過去,二人至此已不再是師徒,而是朋友。

劉的故事線相對單薄,一貫叛逆,但又有天份和小聰明。張智仁寫了首《腦殘世界》給她比賽,她將其中 falling 改成 fucking,如果按照一唱三嘆的原則,情感流露是透過每次重覆而逐漸升高,這未嘗改得不對。如她自己所講,「音樂創作是自由的」。可是,電影似乎更想觀眾思考:自由以外,我們是否也要顧及自己的身份,及與之相關的責任和後果?張帶劉到酒吧演唱,夠破格,夠不迂腐,校長也承認,但校長同時留下一句話「做教師的,不迂腐固然好,但也不要過了界」。不要過界就是要顧及自己的身份,對張來說是教師,對劉就是學生及為人之女。粗口歌影片一出,鬧得張被革職,劉被停學,儘管價值觀未免過於守舊,但從整個故事發展看,無疑是想帶出:追求自由而不理會身份、責任和後果,最終只會累人害己。換言之,在兼顧身份、責任和後果下爭取自由,自由方是可貴的。這一點,張智仁明白,他因此自覺難辭其咎,接受離職。劉則尚未明白,故覺得張把所有事攬上身是愚蠢。

劉和母親 (吳浣儀飾演) 的互動寫得很好。母女之間的隔閡,全因互不了解。劉誤會母一朝到晚只知賭錢,賭到父親都走了。誰知母早已洗心革面不再賭 (同事勸她,她也堅決拒絕,這是一伏筆)。同樣,母誤會劉只知唱歌不讀書,到處惹事生非,卻不知女兒畢生夢想是成為歌手。停學令隔閡激化成衝突,母給了劉一記耳光,劉離家出走。無處容身,這時劉竟想起張,張現身,訴說以前為了做音樂,不惜和父親華哥反目種種。至此,劉和母親的互動升華至另一層次,其同時是張與華哥以前互動的鏡像。

劉的母親愛不愛鍚女兒?不愛就不用屢次向校方求情。至於劉,給唱片公司老闆 (小肥飾演) 看中,打造成「叛逆女神」,一方面令她和母親期望距離更遠,一方面也令她和張發生矛盾。此處要麼全面分裂,要麼是藉一契機成就大和解,「澳門巨聲」的出現,屬於後者。

華哥看到「澳門巨聲」的宣傳單張,以為兒子要演出,拿著錄音機到會場,喊要錄音,這揭露他不是真的反對兒子玩音樂,而是擔心兒子一意孤行追夢,會無法謀生,想法同於劉母。

唱片公司安排劉唱叛逆粗口歌,劉終改唱當年張表演所唱的歌曲,此有多重意義:

(1) 華哥把兒子當年表演錄音儲起,反映他再厭惡兒子玩音樂,也難掩對兒子的愛。

(2) 劉經歷過當年張所經歷的從迷失自我到尋回自我,藉著高唱同一首歌,蛻變成為另一個張,這亦標誌著張施行教化的成功。

(3) 母親和劉的母女距離因此收窄。

(4) 黃希在電視上看著台上的劉,儼如重見昔日的張,她真正的愛人。

經此,各人物關係大和解,張也明白父親真正的心意,故事收結得很完滿。

誠然,有些人物的戲份不太夠,處理得不太好,如鴻爺愛上劉玉芬,就未免來得有點突兀,又如四眼妹跟小芳的友誼,亦未能突出。

不過,電影的選角 (已故資深演員黃樹棠呆呆聽著錄音機,欣賞兒子當年演出,簡直把癡呆老人及父親愛子兩方面演得淋漓盡致。吳海昕為人氣電視劇《二月廿九》女主角,在婚宴喜極而泣也演得很出色) 乃至配樂,都很出色。主題曲「天高海深」,更是扣人心弦。片中還有不少澳門地標的廣角鏡頭。

總之,《熱唱吧》是一部用心製作的電影,因為疫情,歷兩年才得以上畫,更見難能可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