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爸爸的禮物

2020/6/19 — 15:14

上年參加過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前兩天的反覆天氣令我想起那次維園流水式集會,記得那天陰晴不定,午後不時下起滂沱大雨,我跟幾位朋友約好在恆生總行乘 10 號巴士前往銅鑼灣。

巴士沿著德輔道轉入遮打道,經過皇后像廣場之際,突然下起傾盤大雨。

「嘩,好彩我地早上車。」我說。

廣告

「X ,仆街喇,無帶遮添。」同行的一位男士隨即說。

「吓?搞錯啊你,明知落雨都唔帶遮。一係陣間早啲落,買定把遮先啦,一陣有排等啊。」我提議。

廣告

巴士轉入禮頓道,趁雨停了,我們一行四人便提早在摩利臣山路下車,拐進窄窄的勿地臣街。沒帶傘的那位匆匆走進一間士多,不消兩分鐘便拿著新雨傘走出來。

是 Cinderella 小童雨傘。

我笑了,對他「吓?」了一聲。

「是X旦啦,橫掂都係買,咪買把個女鍾意囉,可以返去送俾佢。」

這位粗口爸爸真可愛。

我們起行,從希慎廣場那邊走出軒尼斯道,好不容易才能加入前往集會的隊伍,滿目的同路人雙腳雖然濕透,內心卻是熾熱的。

天又開始下雨,各人將雨傘撐起。灰姑娘雨傘的粉紅色荷葉邊,跟朋友略胖的背影相映成趣。雨傘太小,雨點不斷撇在他早已濕透的衣領上。他沒有為意,只繼續低頭按電話,隨大隊慢步速前進。

其實豈止選雨傘這種小事?可以肯定這位爸爸為了家中那位小公主,甚麼也願意押上,這大概也是他那天選擇放棄家庭日、與人潮同行原因。只要孩子好,自己差一點也沒所謂。

從來要討好爸爸甚艱難,無論是父親節送禮還是生日請他吃好的,他都顯得不太在意,甚至不會多看禮物幾眼。現在終於明白,其實在我們出生當天,爸爸已收下那份一生中最耐看的禮物,從此眼睛再離不開。

所以,父親節,真的不用鋪張,只要能夠出現在爸爸眼前,讓他看看自己的臉,告訴他,你過得好,已經是最佳的禮物了。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