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別的人⁠

2020/10/29 — 11:06

Pulp Fiction 劇照

Pulp Fiction 劇照

另一部提及奶昔的電影,是同為 1994 年出品的《Pulp Fiction》(危險人物)。⁠一套充滿低俗話題的B片,講述搶匪、黑社會大佬、拳手和殺手們煙酒吸毒暴力日常,在 @imdb 排第 8。⁠導演 Quentin Tarantino 被稱為鬼才,我覺得原因無他,就是只有他才能將一杯奶昔拍得那樣好喝,將講廢話拍得那樣有趣。⁠⠀

電影以幾個故事構成,我最鍾意《Vincent Vega and Marsellus Wallace's Wife》。話說殺手 Vincent Vega 的黑幫老大出城幾日,特意派他陪老婆 Mia 出街食飯,以免 Mia 寂寞。於是 Mia 和 Vincent 在 Jack Rabbit Slim 一起吃了頓飯,Mia 叫了杯沒加 bourbon 都要五蚊美金的奶昔,Vincent 詫異奶昔居然要這樣貴。⁠(1994年普通奶昔大約一美元。)⁠⠀

他們點餐、捲煙、講阿姆斯特丹、講 Mia 曾經出演 《Fox Force Five》pilot 但劇集沒被看中所以拍不下去,講 50 年代美國明星。奶昔到,Vincent 問可否試啖,喝完驚嘆,God damn that's a pretty freaking good milkshake!Mia 得戚笑說,Told you 。一輪小心翼翼曖曖昧昧的調情過後,兩人分享了三十多秒沉默。⁠⠀

廣告

Mia: Don't you hate that?⁠⠀
Vincent: Hate what?⁠⠀
Mia: Uncomfortable silences. Why do we feel it's necessary to yak about bullshit in order to be comfortable? ⁠⠀

有趣的是,Quentin Tarantino 的戲正是由頭到尾 yak about bullshit。這部戲被解讀為後現代虛無主義,那因果報應主旨,甚至被捧到上天的環形敘事結構,放在三十年後的今日都不再新奇,不過它仍然好看,正是它夠多廢話,但廢話不廢。⁠⠀

廣告

片頭 Vincent 和 Jules 兩個殺手駕車去殺人途中,在車上大談歐洲不同國家的「little difference」,例如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食大麻合法,警察搜身非法、薯條點沙律醬而非茄汁、巴黎用公制而非美式英制,所以足三兩叫 Royale with Cheese。抵達目的地後他們拿著槍,邊講 Mia 八卦,邊施施然行上樓準備殺人。發現未夠鐘就行埋一邊,討論男人按摩女人隻腳到底是否色情,又在餐廳討論動物何謂骯髒,神蹟有否發生。⁠⠀

其實兩個人要講到這般廢話絕對唔易,能與對方分享文化知識、展開哲學性討論,沒嫌悶不單止,甚至享受,實質需要雙方知識、價值觀、人格與興趣上某程度之配合才算投契,才傾到廢話。⁠何況,2020年的人處理 Mia 所講的 uncomfortable silence,其實連講廢話都廢事講,直接碌手機避免對話。⁠⠀

Mia 妹住粒車厘子再繼續說:That's when you know you've found somebody special. When you can just shut the fuck up for a minute and comfortably enjoy the silence.⁠⠀

我想起兩日前跟朋友坐在西環碼頭,有的沒的在聊。我們平常不太聯絡,但每次見面就會不知不覺無所事事好幾個小時。我們講到內心私事之餘,閒話家常亦得,無須依賴酒精食物,沒有批判追問交代解釋,純粹望住片海,share a piece of life。那幾小時,我們完全沒有碰過電話,沒看過訊息時間。⁠⠀

比談廢話更高層次,可能是能夠分享沉默。處於同一空間,不需以對話或手機填滿寂靜,沉默卻沒有尷尬焦慮,因二人地位平等,氣場合拍,無需刻意迎合對方,純粹享受時刻。能夠一齊 chill 得舒服,是特別的人。⁠⠀

喝完奶昔,Mia 跟 Vincent 跳了場 twist。當觀眾預計二人回家會來場翻雨覆雲,Mia 卻 OD 差啲瓜老襯。起死回生後二人猶有餘悸地回家,道別前 Mia 叫停 Vincent,為的是講埋那個 built up too much 的 pilot 笑話。可能她發現,她遇上了一個蠻特別的人。⁠Ketchup,Mia 講完轉身離去。Vincent 最後向她飛了個吻,看來他想法一樣。⁠⠀
⁠⠀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