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狂舞派3》夢想、妥協、初心

2021/3/8 — 11:52

狂舞派3

狂舞派3

2013年,《狂舞派》問大家:「為咗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震撼了電影業界,讓觀眾感受到香港電影新希望,原來香港都可以拍到如此出色的跳舞片。七年後,黃修平變得更勇敢和成熟,拒絕複製成功方程式拍攝《狂舞派2》,直接推出風格截然不同的《狂舞派3》,令人十分驚喜。今集不再熱血青春勵志,為大家帶來寫實的殘酷追夢物語,再問大家:「為咗夢想,你可以妥協到幾盡?」

故事講述演員Hana(顏卓靈 飾)、阿良(蔡瀚億 飾)、Dave(楊樂文 飾)、奶茶(劉敬雯 飾)等人拍攝完《狂舞派》和《狂舞派2》之後在娛樂圈嶄露頭角,而地產商計劃將龍城工廈區發展成商業區,當中包括以Hip Hop為主題的「狂舞。街」,並打算邀請Hana等「KIDA」(Kowloon Industrial District Artists)推廣項目。同時是製作公司老闆的阿良勸一眾KIDA應接受邀請,令更多人認識及支持KIDA,爭取KIDA的合理待遇……

《狂舞派3》不是跳舞片,戲中的RAP比跳舞更令人難忘,難怪有人笑說這是《狂RAP派》,又玩戲中戲和偽記錄片,劇本認真完整,玩味十足。今集故事比第一集豐富和複雜很多,充滿反思性,以多條劇情線講述這班KIDA在夢想和現實之間掙扎。這個淺白又充滿矛盾張力的設定,再加上寫實的拍攝風格,令觀眾很快入戲,片長129分鐘也沒有悶場。

廣告

今集的主題其實與第一集「BombA」成員Rebecca的劇情線有點類似,想要成為明星或獲得更多人的關注,很多時候都需要向現實屈服。Rebecca走低俗「𡃁模」路線,炒作娛樂新聞獲得高人氣,最後在「動漫寶寶」比賽上跳出自己想跳的中國舞,「臥薪嘗膽」帶來了成功。

而今集影射觀塘工廈藝人的KIDA,喜歡跳舞喜歡rap,同時也希望更多人認識Hip Hop文化和欣賞自己,但當進入了主流娛樂圈這個「建制」後,就開始身不由己。例如經理人安排Hana接拍一些無聊的廣告和上電台節目做嘉賓,與「dancer」漸行漸遠。戲中曾兩次出現的「DSE學生妹」角色是側寫Hana開始虛偽和忘記初衷,拾紙皮婆婆也是對阿良類似的側寫。

廣告

「為咗夢想,你可以妥協到幾盡?」是一個現實、永恆、沒有正確答案的題目,第一集的主角們都是大學生,所以不用交租和顧慮其他事情。只要你決心夠大,就算跌斷腳也可以追夢跳舞,但今集他們都已經踏入社會工作,沒有收入,又談何夢想?

不論哪個行業,如果想上位和獲得更大影響力,難免需要接受一些你不太喜歡的工作,相信觀眾會看得很有共鳴。如果不進入娛樂圈,Hana就未必會有那麼多的曝光機會和影響力去推廣街舞。

狂舞派3

狂舞派3

戲中的Rapper角色Heyo比顏卓靈和BabyJohn更加搶戲,這角色的成長更是眾多角色之中描寫得最好。「老虎」的比喻一直纏繞著他,每次出場都帶著悲情的感覺,表情和聲線流露著內心的掙扎,如果他不替地產商做宣傳,他可能付不起工廈租金和家用,最後找回初心做返自己。受Heyo影響的阿Dee則是最極端的角色,竟然在地產公司開幕儀式上Rap。

黃修平以Hip Hop這個主題去講述一個追夢和妥協的故事,是可以非常容易突出主旨,因為Hip Hop本身就是反建制,是一種控訴。在電影中段,特別加插紀錄短片去說明Hip Hop的起源,令觀眾理解到「狂舞。街」的荒謬,用反建制的Hip Hop去幫「地產霸權」做噱頭、塗脂抹粉,是在侮辱Hip Hop這回事。在合法容許範圍的牆壁上塗鴉,在規劃好的地方跳街舞,已經偏離了原意。

凡事也是「等價交換」,妥協不緊要,最緊要值得。阿良似乎太天真或不誠實,替地產商宣傳的同時,其實沒有為KIDA爭取過什麼,反而成為了迫遷的幫兇。這樣宣傳自己和Hip Hop文化,等同食人血饅頭,值得嗎?

但令人困惑的是,就算Hana等人不接受地產商的邀請,都很可能有另一班人接受邀請,主角們似乎改變不到大局,KIDA、拾紙皮婆婆和佳仔(劉皓嵐 飾)最終都可能會被迫遷。所以阿良才說他們比別人做得更好,希望自己成為lesser evil。

究竟做lesser evil值得嗎?KIDA的初衷是什麼?以戲中的比喻來說,老虎有需要向別人證明自己是老虎嗎?除非森林真的缺乏食物,否則其實不用走入動物園,老虎只需向自己交代,因為自己就可以定義自己是老虎。而喜歡跳舞和rap的KIDA,其實繼續跳舞和rap就可以了,不必因為於推廣文化、迎合大眾,而扭曲了自己。當然,生計是另一個考慮。最後,Dave決定到美國教小朋友跳舞,Heyo在地產商動土禮上抗議,奶茶沒有跟劇本跳舞,同樣代表著為了初衷不妥協。而Hana和阿良究竟有沒有在動土禮的混亂場面中改變想法,就不得而知。

拾紙皮婆婆曾經講過「年青人的路很長」,為困惑的觀眾提供了一點啟示。追夢的路很長,不應急著向現實妥協,要時刻問自己的初心是什麼。但理想還理想,現實還現實,如果有一天,香港本土導演和演員接拍中港合拍片時,希望他們還記得自己的初心,希望他們的妥協是值得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