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獺祭,與生活的平衡感

2020/12/11 — 10:05

某電影有過一句標語說﹕「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七年前的事了,那時候聽這句話,就連我這種人也會熱血沸騰。然後,這七年間經歷了許多,現在 — 也不知是好還是不好 — 漸漸覺得,人更應該追求的不是「去盡」,而是「平衡」。

平衡感。人生如酒,爆甜爆澀爆嗆喉都不是好酒來的。平衡。

你知道「獺祭」嗎,那是許多人認為一等一的好酒。人們談起「獺祭」時常會說「二割三分」,其實就是「兩成三」、23% 的意思。23% 指的是精米率,也就是米粒磨剩的比例。因為釀清酒前要磨米,清除外圍的雜質,精米率愈低,也就意味著磨剩的部份愈少,釀出來的酒愈純。

廣告

有種酒叫「大吟釀」,精米率在 50% 以下。60% 以下的叫「吟釀酒」,70% 以下的叫「本釀造」。而獺祭不到「大吟釀」的一半,純度自然算極高。

不過,若要說獺祭是「去盡」追求純度,那也不是。只是追求純度的話,精米率再低的酒都有人做。有種清酒叫做「光明」,山形縣產的,精米率就只有 1%。

廣告

可是,這種酒不僅貴,也不一定能迎合所有人口味。說到底,口味是自己的,那就如中國內政,旁人不能說三道四。喜歡「純」酒的人有,覺得有一點點雜質更優勝的酒客,亦大有人在。「二割三分」為甚麼那麼多人喜歡?不是因為她「去盡」,而是因為,她在「純」與「雜」當中,找到一種「平衡」。

平衡是不卑不亢。既不妄自菲薄,盲目跟從酒客喜好;也不妄自尊大,認定自己的品味才是品味。「獺祭」是平衡,而這要比「去盡」追求哪一邊都要難千百倍。一如踩鋼線,傾倒向左或右都很容易,但在左搖右擺中向前走,需要定力、需要意志、需要勇氣。This is difficult。

對了,為甚麼突然聊起「獺祭」,忘了講(笑)。那是因為有人客傳來訊息,說「獺祭」最近與日本 MOS BURGER 合作,竟然推出「獺祭奶昔」(不含酒精)。

雖是奇聞,卻也其實不那麼使人驚訝,畢竟「獺祭」已經出過氣酒、甘酒、定食、雪糕,還有面膜。

也有人不喜歡,說這酒廠成何體統,釀酒就給我好好釀,搞甚麼周邊。可我想,那也沒甚麼嘛,人家也有好好釀酒不是嗎,記得早陣子翻酒業雜誌也讀到過「獺祭」一些精品拍賣了好幾十萬日元。搞周邊與做本業,不需要衝突,這也是平衡。

過去一年,肺炎打擊飲食業,連帶造酒也受影響,很多酒廠叫苦連天,說幹不下去。習慣了推出周邊的「獺祭」倒還能繼續撐著。

「為了夢想,你可以怎樣保持平衡。」這樣的標語,可能更加深刻,也更貼近現實。當然我也知道,這種語句不可能做電影標語,太弱雞了。

 

作者 Medium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