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20/12/2 - 18:15

琵琶之夜 @ 甘棠燒鵝

半年前,我與一班食友在南華會的甘棠燒鵝,品嚐過一頓燒鵝鹵水盛宴,當見到飯店大廚 — 馮浩棠師傅,捧出一隻琵琶鵝到隔籬枱,全場嘩然。

「琵琶鴨就食得多,琵琶鵝就真係聽都未聽過。」

埋下了再訪的伏線。

廣告

友人 G 小姐已成為了該店的熟客,事隔半年再開一局,她亦樂意擔任飯局的大旗手,最後更拋下一句:「歡迎帶酒。」

大家當然識做。

訂枱之時,限聚令仍是六人一枱,後來收窄為四人,本來分兩張枱,結果要加多一張,這還好,變相更加闊落。

估不到當晚第一道菜,就是主角琵琶鵝,馮師傅親力親為,首先拿原隻琵琶鵝示眾,讓我們驗明正身。

馮師傅與琵琶鵝

馮師傅與琵琶鵝

扁平的身軀,的確與琵琶鴨很像,燒烤香味逼人,外皮香脆而實在,其肉香亦濃郁,連帶著焦香,質感鬆化可口不硬崩崩,再沾些酸梅醬,無以尚之。

每個人的餐酒與食物配對,或許有不同的習慣,凡是吃燒味,尤其是燒鵝的話,我一定會以 Pinot Noir 應戰,多年如是。

一直喜歡澳洲酒,墨爾本以南的 Mornington Peninsula,是當地的葡萄酒產區,可惜在香港的能見度不高,這瓶 Ten Minutes By Tractor 10X Pinot Noir 2019,在剛開瓶的時候尚未完全揮發其特性,但是琵琶鵝最先出場,似乎在時間性上有點欠緣份。

琵琶鵝配 Pinot Noir

琵琶鵝配 Pinot Noir

反而友人 S 先生帶來的台灣威石東的有氣紅酒,活潑爽朗的果香,倒也與此琵琶鵝合拍。

兩個人分享一碗鵝紅,滑溜到直達喉嚨。

鵝紅;台灣威石東

鵝紅;台灣威石東

重口味就要貫徹始終,再來鵝肝,甘香細滑,S 先生另一瓶酒,德國的 Riesling,結尾有陣很明顯的芒果香甜,與鵝肝的味道非常之夾,眾人喝罷釀著要團購。

德國 Riesling 配凍鵝肝

德國 Riesling 配凍鵝肝

既然琵琶鵝不夠喉,那就加碟燒鵝,老實說,水準是不錯,皮脆肉嫩亦有肉香,但與鏞記最全盛的時期相比,始終是差一點點;欠的是炭火香,與及鵝肉的質素,有限米煮有限飯之下,已經很好了。

招牌燒鵝

招牌燒鵝

此時,我的 Pinot Noir 終於到位,柔和的水果如野莓、布冧,蜜桃等甜美的精華,與此燒鵝喜相逢。

蝦子紮蹄並非中環老字號「陳意齋」之專利,這裡也可以吃到。

蝦子紮蹄

蝦子紮蹄

菜遠炒斑球,旨在有點白肉作點綴,與及配白酒。

菜遠炒斑球

菜遠炒斑球

上次飯局的甘一刀叉燒,吃得眾人交口稱譽,今次的黑毛豬叉燒,食味與賣相均佳,燶邊的焦香與蜜汁的甜相互融,一同滲進鬆軟香甜的叉燒裡面,美妙極了。

誘人的叉燒

誘人的叉燒

陳皮炒河,最講求功力的一味,因為材料簡單,只得陳皮絲與韭黃,條理分明,不太油膩,陳皮的清香主宰一切,至於是否用幾十年的新會陳皮?我就沒有追問了。

陳皮炒河

陳皮炒河

生炒糯米飯只是掛個名,一吃就知並非由生炒到手軟的出品,然而味道也不差,臘味香夠照。

生炒糯米飯

生炒糯米飯

興之所致,最後加多一碟涼瓜炒苦瓜,聽聞這道菜要識人才能叫,餐牌上是沒有此味。

涼瓜炒苦瓜

涼瓜炒苦瓜

友人 S 解釋涼瓜炒苦瓜的秘訣,一定要用雷公鑿,一瓜兩味,一半新鮮,一半先汆水,然後加入豆豉,醬汁等材料炒埋一碟。

小時候不懂欣賞,成年之後才愛上的食材,初出來做事之時,有段時間經常吃涼瓜炒牛肉,因為公司飯堂一個星期有兩三日供應,那時開始意識到,我終於長大了。

濃惹的醬汁,盡被軟淋與爽脆的苦瓜吸收,但始終離不開其苦的本性,像我的人生。

甘棠燒鵝
銅鑼灣加路連山道 88 號南華體育會 1 樓

 

作者 Facebook / M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