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支援術的模擬情景

2018/10/26 — 17:12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今天麻醉科醫生來教基本生命支援術(Basic Life Support)和高級心臟生命支援術(Advanced Cardiovascular Life Support)。前者其實與普羅大眾上急救課的內容相近,而這套救命流程在醫學院課程也曾反復出現,一年前我們才由急症科醫生教過同一套技巧。不過,大家能在考試中默寫出來或在醫生抽問時流暢地回答,卻不代表在現實中能夠同樣從容面對。

我記起上次遇上遇溺的病人,做了三十分鐘心外壓最後卻救不回來。真實情況可以千變萬化,就算我上過三次聖約翰救傷會的成人急救課程(因為兩次忘記了續牌),也只曾反覆練習如何對因心臓病發而無生命迹象的病人進行急救。遇溺的病人滿口穢物,酒氣甚重,我該做人工呼吸嗎?做心外壓的時候嘔吐物湧上口腔,應該順從圍觀的三姑六婆意思,將他反過來拍他背脊嗎?這樣又打斷了做心外壓的過程,我心知「無間斷按壓」是急救成功的關鍵之一,但雙拳難敵四手,一張嘴也不能阻止在旁嘰嘰喳喳的圍觀者提出建議進行他們覺得最適合的急救方法。

我把那次經歷包裝為虛構的臨牀情景,問醫生該如何處理。

廣告

「無論導致無呼吸無脈搏的始作俑者是甚麼情況,當下急救的程序都是一樣啊。」

「那如果他口中不斷流出嘔吐物,不怕他噎到嗎?」

廣告

「那就 suction 吧。」

「沒有工具,怎麽辦呢?」

「就把頭側到一面,讓穢物自然流出來吧。」

(坐旁邊的同學雀躍說:「《跳躍生命線》都是這樣教的,馬德鐘都是這樣做的!」我都給他迷倒了,哈哈。)

之後的環節是模擬情景,病牀上的假人接駁著真實的監察屏幕,展示著醫生即時設定的維生指數和心電圖圖案。假人甚至會眨眼,頸和手臂都能摸到脈搏。個案開始,我們的角色設定是急症室駐院醫生,收到一名產後四天陰道留血的年輕媽媽。醫生說,你們可以開始了。

由於病人還在跟我們對答,所以我們要先詢問病史,做戲做全套嘛。不過我們都沒有認真問,其實大家都只在期待假人的維生指數開始不穩。醫生如我們所願地調低血壓,我們開始摸不到它的脈搏,聽不到他的呼吸聲。跟著一場大混戰開始,做指揮的率先做心外壓,之後卻氣喘吁吁到給不了指示;負責插喉的因為假人被「搓」得一彈一跳的而不斷失敗;拿著除顫器電擊板的把它充滿電後大叫大家讓開,卻沒有人聽到,嚇得醫生立刻叫停所有人。(「這部機器是真的,你們不要觸電!」)旁邊還有一組食花生看戲的同學,笑得人仰馬翻。

紙上談兵真的比不上落手練習的讓人印象深刻,我經過這節課後,也對本來不甚瞭解的麻醉科醫生心生敬佩。醫生臨行前特地提醒,我們以後記住不要叫他們做「麻醉師」,他們也是專科醫生啊(她說台灣不同,因為當地人慣把醫生稱為醫師)!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