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中的儀式性

2020/12/23 — 10:24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客人說他也想開店,觀察了好多不同酒吧的調酒法,發現好些店家會預先調酒省時間。比如說 Martini,六份 Gin 一份 Vermouth,預先混合,倒入膠樽,客人要時嘩啦倒入 Martini 杯,再沉一顆橄欖,即成。

「喝進去有分別嗎?」他問我。我說我沒試過,會有甚麼分別?「比如說膠樽的膠味會溶入酒液之類。」我想應該不會吧。

他問,既然沒分別,那為何不這樣做。不是方便得多嗎,有所準備的話,就算突然闖入一幫客人也不致於手忙腳亂。會有這種時候的吧,他說。

廣告

是會有這種時候。七、八個人來店,一齊下單,就算他們點同一款酒,由於調酒器只能裝一個人的份量,你只能同一個動作重覆做七、八次。排最後的人要等上二十分鐘才喝得到也是有可能的。

雖然,就算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會手忙腳亂。一個人點酒就調一杯酒,一百人點酒就調一百杯酒,手再忙腳再亂,說到底也是得調一百杯酒,反正除此以外也想不出別的辦法,就調。

廣告

預先調好倒入膠樽呢,也不是不可以,除了有汽的酒款(比如說 Barcardi Coke)會走汽之外。問我為甚麼不這樣做,我也不知道。解釋不好。說到底就是「感覺不對」。這樣說好像很任性,可確實就是這回事。

我得透過手指觸碰冰涼的不鏽鋼調酒器才能切實感到自己在過日子。也許調酒就似一種儀式吧,它不具備實質的意義,但含有滿足感,那感覺就好似看焗爐裡面的麵糰撲通撲通的鼓脹成麵包。是這回事。

這麼說來,不只調酒,倘若有誰跟我渡過一天,隨隨便便都可以數出三千六百七十一種更迅速、更便捷、更直接的生活方法。可大多我都不予採用。

而我覺得不採用也沒有甚麼不好,只是客人得等就是了。

#調酒 #Martini #儀式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