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隨筆 04:欺善莫欺水

2020/7/3 — 11:19

P.S. 攝於2020年4月,在南丫島往中環的船上,想起的名畫《The Fighting Temeraire》(作者提供)

P.S. 攝於2020年4月,在南丫島往中環的船上,想起的名畫《The Fighting Temeraire》(作者提供)

前兩天跟男友去離家很近的海灘游泳,上次去那邊大概是一個月前,那時候我們嗅到了初夏的氣息,迫不期待去那邊游泳,穿好了泳衣,直接走過去。那是一個微熱的早晨,我們把腳踩到水中,發現水還是很冷,冷凍我們幾乎無法把整個身體泡進水中,就這樣「打道回府」,回想起來也覺得有點蠢。

然而現在確確實實是夏天了,在我的猛烈要求下,男友願意再次跟我到海灘(看來他沒有很喜歡游泳),天氣轉眼已經熱到連走往海灘的那段短短的路程也會使我們流汗的程度。或許因為那天是星期一的關係,海灘只有一位棕皮膚的外國老伯(遠看有點像畢加索)。

我們再次把雙腳踩進海水裡,慣性地以雙腳測試水溫,因爲上次的經驗,心裡覺得海水有可能還是冷的,只是理論上這樣的可能較低而已。大概水還是說不上溫暖,但這樣微涼的水海也是我們在這個炎夏下午剛好需要的,我們隨即走到更深的海中,把身體泡到海水裡。

廣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有去過海灘游泳(大概有三年,除了上月那次泡腳經歷),我幾乎忘了海水在身體各處的皮膚上流動的感覺。站在海的深處,腳剛好還能踩得到沙的地方,我同時感受到一股暖流與一股冷流在周圍攢動,比方說右手手臂附近的海水是溫暖的,但肚子那邊的水卻冰涼許多,男友說他也有這樣的感覺。

那個沙灘沒有浮台,也沒有救生員,所以我們在腳還勉強踩得沙的位置沿著海岸線油,移動的身體更能感受到不同水流的溫度,途經暖暖的海水,下一秒又遇到冰涼的水,我清楚感受到不同的水溫,我甚至清楚感受到身體各處感受到的溫差,就像天氣報告那個地圖那樣,報告著世界各處的問題。

廣告

想起小學常識課說過人的感官是相對的、不準確的,就像如果我們同時把左右手的食指分別泡在冰水與熱水中,下一秒把兩隻手指同時泡在室溫的水裡,左手會感到室溫水很暖,右手則會感到很冷,我們的身體,比我們想像中容易欺騙許多。

那麼我們感受到的兩股並存的冷、熱水流也是來自感官的錯覺嗎?我想應該不是,只是這世界上的確存在著兩股不同溫度的海水而已,雖然我很難用科學的方法證明(下次帶溫度計去游泳怎麼樣?)。至於為何兩股水流為什麼沒有混合成溫度介乎兩者之間的海水呢?我想大概是因為它們水流的方向存在著根本的差異,道不同不相為謀,這世界上有許多東西,是在本性上不能融和的。

說回我男友,喜愛運動的他看來並不太享受游泳,我想他心底裡其實是怕水的。小時候第一次游泳的時候,爸爸很認真的警告我「欺善莫欺水,水裡有靈」,我一直記著,也當然不敢欺負水,但也沒有害怕,反而很信任它。

我托著男友的身體,讓他放鬆在水面上,「不用害怕」我說,「想像你現在睡在最舒服的床褥上」,「海水很溫柔,海風很輕」,「前方正打來一個小浪,你放鬆的話就不會被打沉」,我這樣對他說著。

是的,我確信著世界上有永遠不會被融合的東西,即便外力有多大,我確信欺善莫欺水,水裡有靈,靈甚至兇猛到可以淹沒一個國家,但祂也會眷顧善良的、正義的、無害的人類。

上善若水,願大家都能平安的流到好的歸宿,過程中或許有浪,但我們不會輕易被打沉。

今天是七月二日。

P.S. 攝於2020年4月,在南丫島往中環的船上,想起的名畫《The Fighting Temeraire》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