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 探索. 物理 — 一段有趣的研究經歷

2020/12/20 — 12:43

圖片來源: Pexels (CC0)

圖片來源: Pexels (CC0)

我擁有物理學學士學位,而唯一的物理學術成果就是在久遠之前的「本科畢業年項目」所參與的工作,當中負責的教授把他們自己以及所有參與同學的工作成果整理成論文,然後投稿於國際物理期刊,最後成功獲得刊登。我的碩士和博士學位卻是與語言學和哲學有關的,因此亦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再有機會嘗試投稿於國際物理期刊。然而,有趣的是,今年我嘗試了,整個過程歷時大半年;雖然最終「失敗」(經過一個很嚴格的審稿程序,最後被拒登 —— 但仍然有上訴機會,有待跟進),可是過程卻是有趣和享受的。

事源是我今年初看到一篇富有哲學意味的物理論文,引起了我的興趣。當我興致盎然地硏究一番後,總覺得該文有些地方說不通,但合理地相信問題出自於我,而並非該文的物理教授。於是我便發電郵給其中一位作者,略為表達我的疑問,希望他能解開我的疑惑;可惜,沒有回覆(當然可以理解)。不過困惑仍然在我心中徘徊,而我思前想後仍舊覺得有問題,而最終決定:自己寫一篇論文反駁該文,嘗試投稿。

坐言起行,完成後我便首先投稿到 Cornell University 的 arXiv.org;幸運地,他們接納了(其中一個有利的因素似乎是我上述的唯一物理學術成果;此版本是最早的版本,其後經過很大的修改)。進一步,我便投稿到 Physical Review A(就是該文章刊登之處),以專評該文的投稿形式被處理。整個審稿過程歷時七個月,流程順序約是:編輯的初步評估、其中一位作者對我的批評的回應以及我的再回應、第一位 referee 對我的稿件的簡短評論以及我所對應作出的大幅度修改以及其最後建議刊登、第二位 referee 對我的稿件的詳細評論以及其最後建議不刊登、編輯最終決定採納第二位 referee 的不刊登建議而按既定程序給我上訴的機會。有一點值得補充:由於我現在沒有在學院工作,因此投稿時的身份只寫上 Independent Researcher,即沒有任何學院或研究單位的聯繫。真的非常感謝和欣賞他們對投稿純粹以質素來衡量的處理態度,避免排除獨立研究者的參與機會。試想想,假如一個社會不重視求真,而只沉迷於「搞關係」,是很難做到這樣的。

廣告

撇開上訴的機會不談,我沒有成功,但並不感到受挫,反而是相當享受這個過程。一來是整件事情只是一個興趣項目,並不涉及謀生或職業的壓力;二來是我根本沒有想過會嘗試在世界頂級的物理期刊投稿(更不用說稿件會被登出),故此走到這步已經不錯了;三來是能夠參與在一個那麼認真、莊嚴的求真過程當中,已經是一種榮幸和喜悅了;還有,若是我最後相信上訴無望,那麼可以說也是受教於高手(Physical Review的referee肯定是高手),這,也是難得吧。

參考資料:

廣告

封面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