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4/27 - 19:32

由曼城火車站的月台出發

英國曼徹斯特(Manchester)(資料圖片,來源:Fabian Heimann @ Unsplash)

英國曼徹斯特(Manchester)(資料圖片,來源:Fabian Heimann @ Unsplash)

星期日在文華酒店舉辦的曼徹斯特新樓盤展銷會,反應非常熱烈,眾友和同事喜出望外,我靜坐一角,我是一個受過傷的人,我不想高興得太早。

有朋友問我為何對曼徹斯特情有獨鍾,學才子的口頭禪,Well,應該怎樣說?陶傑情鍾曼徹斯特,因為社會經濟哲學家馬克思以這個城市為假想敵啟發了他的《資本論》,以及曼城西北一個半小時行程的 Lake District 的 Wordsworth。

那天陶傑順口唸出 Wordsworth 對詩的定義:Emot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 ,樓盤雖然賣得好,我的心境也在波紋不興的一片 Tranquility 之中。

廣告

你問我為甚麼情鍾 Manchester?因為《哈利波特》小說家羅琳 JK Rowling 的緣故。羅琳的前半生是個失敗者。中學畢業之後,想投考劍橋慘遭拒絕,只能入 Exeter 讀法文與古典文學。

畢業之後她找不到工作,只在國際特赦組織做一個祕書,由於是慈善團體,薪酬少得可憐。

1990 年,JK Rowling 在曼徹斯特火車站買了一張回倫敦的車票,怎知道火車誤點,令她在候車大堂一等就是四個小時。

看着牆上的大鐘,時針和分針像自己的生命一樣,豪無意義地溜動着,羅琳想到了一個故事:一個叫做哈利的小孩,進了一間巫術寄宿學校,遇到奇怪的校長、教師和更奇異的一群同學。

她一個人沉醉窮途上的幻想世界。火車來了,她回到倫敦的劏房,一口氣將故事大網寫了下來。

她寫成小說,向出版社投寄,無人肯付印。足足七年之間,羅琳的母親死了,第一個孩子出生,與丈夫離婚,然後生活陷入更深的貧窮之中,要靠領取綜援度日。

直到 1997 年,一家出版社的編輯為她出版了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從此六集小說源源面世,風魔全球。

羅琳受盡白眼,而她的傳奇卻由曼徹斯特開始。

冠狀病毒令全球停頓,停飛又停課,海外升學行業首次面對從沒遇過的挑戰,同事有時忙得很,面對千個 BNO 的諮詢,數十個傳媒訪問,有時要面對一個又一個壞消息,教育展延期,遊學團取消,政府禁飛。

一年來,我疲於奔命。有時很頹喪地坐在辦公室,看着玻璃窗外仍然一起辛勤奮鬥的同事,我心想:不,絕不可以放棄,他們是同一條船上的戰友。

當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打開另扇窗。

時局驟變,不但家長想將孩子送出去,家長自己也想去英國置業、BNO 五加一,加上學生子女的學業,形成一個順理成章的套餐。

從來沒想過涉足地產,若有志於這一行,從來不乏邀請。我的志趣在教育,我喜歡小朋友茫然無助和家長上來找我,過幾年容光煥發地告訴我:「Samual,多謝你,我已經考取你所讀的華威,成為你校友,和你第一次見面的會談,我改變了我一生……」多於一個業主四年後感激我:多謝你的介紹,我在英國層樓已經升了兩成,連同英鎊升值,已經超過一成水位。

出於無法預知的逆變,許多家長詢問訴求,我稍作調整,今日推出了留學和英國置業咨詢的雙軌服務。

我並無野心,原只想為同事謀生計。但緣份永遠是可愛的,突然,地產公司、銀行,爭相找我代言,突然,大如發展商,也捨棄一般渠道,堅持找我推介。

文華酒店的職員說:你們支持者之多,令我們擔心限聚令問題。他稍回避一下,輕聲一笑:你們旁邊的地產中介,跟我投訴了數十次。

太多人問我為甚麼喜歡曼城,竟然一口氣購買兩個單位。我說,我做的一切都憑藉信仰。每一個決定,都是 Pass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 。為甚麼是曼城?我不知道,或許曼城為羅琳和我,而且我相信會為許多通過我以置業的朋友,提供一個命運的新起點。

而我曾像哈利波特,孤單地推著一輛手推車,只閉眼向一座牆壁前衝。耳邊有嘲笑、有咒罵、有「今次你仲唔死」的旁白,但一切都化成一陣風,當我睜開雙眼,發現破壁之後,眼前是一座令人目眩的桃源祕境。

在曼城的月台,在人生的下一班車來臨之前,我會等你,一起上車,當獅子山消逝在身後,當鐵軌延伸得和記憶一樣長,讓我們共同孕育一個新的香港故事。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