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畀一個讚

2020/3/2 — 12:13

我與太太未坐下,先把袋裏的消毒搓手液以及信封拿出來,依足規格,抓着橡筋部份,把口罩拿下,用紙巾包好,然後小心翼翼放入信封之內。不遠處有一枱外籍客人,看着我們煞有介事搞一大輪,笑了起來,大抵說香港人過份緊張吧。我們當然不理,再用消毒紙抹過枱面,最後塗上搓手液,檢視一次,出外吃飯的起手儀式才算完成。

很多外國專家說,大家放輕鬆一點,把武肺當成嚴重一些的感冒好了,出了中國,死亡率才 1% 。外國人信了,沒有人戴口罩,在公眾地方不停用手摸臉,毫不在意。朋友住在巴黎,意大利在爆發,法國人見面還繼續擁抱吻面,只有他在乾着急。歐洲無國界,意大利中招,整個歐洲必然出事,是常識。說得對, 1% 不算太高,世衛也說沒病徵不用戴口罩,香港人是不是傻了?但他們沒有說,如果不封關不隔離不洗手不嚴加防範,武肺可以如流感般大範圍傳染,有機會搞掂一百萬港人。 1% 死亡率是一萬人,還未計其中有二成重症。沒有一個城市,可以承受如此結果,因為不用去到這階段,只要感染一萬人,已經可以拖垮整個醫療系統,然後如武漢般崩盤。正是唔見棺材唔流眼淚,299人死亡,我們在沙士時見過了,流過很多眼淚,外國人沒有如此經歷,也難怪。

如果沒有全民齊心囗罩、信封、抹枱、洗手、隔離,香港可以更大鑊。因為我們除了國內遊客,每天還有大量中港兩地商業人員活動,以及內地家庭往來,接觸密度冠於全球,武肺在中國之外,香港應該是最危險的城市。到了今天,南韓、意大利、日本、伊朗確診數字竟然拋離香港,很早封關的星加坡也多出我們幾個,這種情況近乎不合常理,原因只得一個,香港民間及醫護防守實在做得好。要讚。

廣告

我們開餐廳的,很清楚,入來的客人,超過九成半有口罩,自攜消毒液。自動門掣我們不斷清潔,客人自己亦以紙巾包着手指才按下。亦有用火機,按完開火消毒,很有智慧。顧客較年青,年長的乖乖留在家中。入餐廳要量體溫,我說給外國廚師,他們嘖嘖稱奇,問,客人不反感嗎?我回答,不會,反而說量體溫極好。大家有共識,做好本分,不要給醫護添煩,保護城市。純粹斷估,有權懷疑香港是全球市民防疫最自律的城市(市民,沒有包括政府)。

南韓、歐洲、中東在爆。此病甚難斷尾,有多少隱形人在街上播毒沒法得知,只怕外國處理輕率,我們這邊壓下,他們那邊爆發,回馬槍又傳回來,總不能禁絕全世界人口流動。所以,武肺已經是「大流行病」Pandemic,世衛話未係,咁必然一定係。 Pandemic 一字源自希臘文 Pandemos , demos 是人口, pan 是每一位,意思是,每一個人都有感染可能。既然如此,我們在生活上亦必須調整,準備長期抗爭:謹慎小心,保持輕鬆。始終要生活,要工作。香港人非常厲害,心態上已經開始向此方向前進。這兩晚回餐廳見老主顧們,氣氛有些不同。有一些把各款搓手液拿出來比較分享,以及交流消毒後潤手心得;有一些在討論口罩設計,想不到菲律賓產最貼亦有型;亦有笑着提議,不如餐廳裝一些浴室,客人先洗澡才准坐下。大家戴着口罩,笑了。疾如風,徐如林,不動如山,聰明睿智,坦然面對,最重要是互相幫忙,香港人在這疫情中的表現(除了搶廁紙),會不會有一點點傳說中的公民社會?

廣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