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唱歌成為奢侈|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記起小時候那些在校園唱的歌,如果歌詞低俗一點唱起來總是會順口一點。就拿「平安夜聖善夜」作例子好了,音調錯加上感覺太善良,在這些年頭特別格格不入,因此平安夜還是後隨「見到你阿爺」比較順耳和富有喜感。

而且也比較符合香港的情況,就算平安夜未能見到阿爺,至少香港四圍還是有阿爺的影子,因此這首歌我想還是得以傳世的。

► 你想唱一首圓滑的歌?

然而我又記得那個時候所謂「正常」的歌詞從來都比較虛偽,例如:我從來都沒有見過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所以我還是比較傾向霑叔的「鄧小平 is coming to town」,至少霑叔的版本比較老實。

但是時代變了,這個時代好像比較虛,受不住這種老實,特別是當你很老實地唱一首歌,而負責的老師須要負責,問責的老師遭到問責,就連音樂老師都漸漸不在乎音色是否圓潤,只在乎做人夠不夠圓滑

► 還是唱一首坦白的歌?

然後你發現那個為你記下大過的人,與那個呼籲大家憑良心做人做事的,可能是同一個人;又驚覺那個一直叫大家根據規則按章行事的人,其實只是按照著某一兩個人的想法實行人治。

終於,世界還是借你的經歷以苦澀吼出了:「縫了再破穿了再補 這亂世未必可修理好」。於是我們終於學懂了,在來日可以唱下去的人,要麼很謹慎,要麼很堅持。

作者IG : detesla_soni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