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特》

當愛一旦誤入歧途 —《安妮特》

愛一個人,她會使你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安妮特》裏,亨利對安的愛卻深沉詭異,越抑壓越是往自我裏走去。當愛一旦誤入歧途,往危險的道路進發,被蠶食的又豈只愛情本身。

《安妮特》

法國導演Leos Carax以《安妮特》榮獲本屆康城影展最佳導演。從Leos Carax的作品中總能發現激烈的情感。前作《新橋之戀》,有一幕流浪漢與富家女在橋上忘形跳舞。那夜煙火璀璨,二合為一的身影在橋上激情奔放成了永恆的意象,在兩人心中留下烙印。《安妮特》裏,亨利試圖在船上與安共舞華爾滋。那時四周驚濤駭浪,像兩人如坐針氈的愛情。彼此拉扯,擁抱於黑暗的漩渦之中,捲走了整個世界。以不同手法呈現,正訴說愛的深處有著不可預測,多樣複雜的面貌。

《安妮特》

第一幕是極好的開場,一首搖滾樂瞬間令人投入銀幕世界,錯過了將會在之後的兩小時後悔無比。短短5分鐘,不僅確立了電影走向,對了解往後整部電影的主旋律與格調也極為重要。登場人物除了主角,也包括導演Leos Carax 、創作樂隊Sparks與和音團隊。直接從外界切入,以一鏡到底展示現實與想像的結界,叫你卸下常態框框,做好心理準備讓亨利與安帶你進入《安妮特》的愛情世界。“So May we start”,是我印象最深與最喜歡的歌曲,不僅是《安妮特》的序曲,也是提示觀眾的鐘聲。對啊,你即將要進入瘋狂的道路,那裏有最極端的情感。世界將反轉再反轉,理智會逐漸癱瘓。然而在愛情裏,你又了解自己當局者還是局外人嗎?

《安妮特》

使人毛骨悚然不是刻意造作。事實上,《安妮特》荒誕和啼笑皆非的情境非常多,營造的暗黑氛圍與不安感都和亨利深不見底的心理狀態緊緊相扣。仔細回想,亨利是一個很悲哀的人物。愛可以很浪漫深情,但不是人人能駕馭。因此有了苦澀。亨利的愛使自己看不見其他人,只朝內心建構的階梯走向危險愛情,盲目走向滅亡。混濁的深海裏發現令人恐懼的愛,原來世上萬物都為自己公轉,包括安妮特的存在。神猿的女兒安妮特,會歌唱的女兒,在可憐的父親眼中她只是自尊與虛榮的延續。或許對安的愛如此,對安妮特的愛也如此。愛從傾慕而生,被自己擊斃。愛情的墳墓不在婚姻,在自我膨脹的深淵。那裏沒有燈,只有肆無忌憚的情感,連結每道神經跳躍過度,將人帶進激烈扭曲的狀態,與現實的愛人落差越來越大。直到你劇烈晃動得眼裏深愛的靈魂再也遙不可及,伸手觸碰,卻發現只有自己站在原地,剩下一個人的舞台。對愛無能為力,因為他的愛帶有毁滅性。那強烈的自我捲起黑暗漩渦,爆發一場愛的風暴,捲走了安與安妮特,也捲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生死之間,愛枯萎了,生命癱瘓了,他既是當局者迷,又早已置身在兩人的愛之外。

《安妮特》

《安妮特》不僅是Leos Carax 帶有實驗性和挑戰性的電影作品,歌曲演繹也絕對不能忽視,特別是Adam Driver 與Simon Helberg。Adam Driver作為亨利,自編自導自演的兩場棟篤笑舞台獨腳戲尤其精彩,身體每一吋神經都拿來釋放亨利的瘋狂與喜怒無常。在舞台上跳躍歌唱,無論對觀眾抑或安,他毫不掩飾自己又愛又恨的情感。Simon Helberg自彈自唱卑微的傾慕,之後又一邊指揮一邊流淚。那些演出都令人驚艷。鏡頭圍著他與演奏樂團旋轉,情感收放就像他手中緊握的指揮棒,準確到位。《安妮特》也有很多鏡頭值得細味:車中街燈映照車內安的輪廓,會明瞭為何亨利為之瘋狂。兩人各自演出的舞台分鏡也堆藏了往後恩怨的伏線。遠離城市的家如遠離現實的愛情;走上大街唱歌,漩渦中狂舞,在孤島擱淺⋯⋯感情流動於超現實情境,愛恨哭笑離離合合,渴求永遠更多。

脫離現實生活,一首最激烈的情感狂想曲譜進音樂電影。當真正望清一段關係,捆綁自己的神經鬆綁了,視野變得無比清晰,終於看到安妮特身為血肉之軀的模樣。然而曲終人散,回到空虛又殘酷的現實,所有在自我幻想裏,好的壞的都全部倒塌。他將被塌下來的瓦礫永遠壓住,走不出自己的舞台,只能用餘生懺悔。

電影預告: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