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軟﹕UNSPLASH @artturijalli

當道別成為奢侈|別離已經成為了一種風土病

我身邊沒有太多人感染肺炎,然而染上那一種叫做「別離」的風土病卻為數不少。這種病只有一種病徵,叫做一切如常,病發的時候通常都未曾準備好道別,便要別離,為當事人帶來持續的劇烈痛、陣痛、無奈、不知所措甚至哀慟,就恰似一場大家都沒有預期會分開的戀愛,卻在某個早上忽然各散東西一樣。

- 人在別離

記得和才子吃完炸雞後很快便活在不同的時區,又記得和西門在東廣場吃完豬扒包後才意識到沒有下一個豬扒包了。還有音樂會上流淚的你們、那個一開始被人嘲笑的區議員還有一直都光顧的網店,大家都不約而同告訴我,自己不幸患上了那一種叫做「別離」的風土病。我卻記不起我們有沒有好好道別。

- 報在別離

然後心情低落的我,在回家的路上覺得不安,便前往相熟的報攤打算買一份報紙了解一下災情,這才發現老闆換了人,現在的這個就連廣東話都不會說,但他還是勉強地說了句:「你希望買的那一份報紙,在大英博物館才有。」我聽罷便不能作聲,就像報紙的頭條一樣。

- 電視在別離

既然沒有報紙,那麼打開電視還是可以的吧?接踵而來的新聞都與接種肺炎疫苗相關,但我心愔:「現在不是那一種叫做「別離」的風土病比較嚴重嗎?怎麼還在聊抽樓的事兒?」於是轉個不同的電視台收看,變質了的電視台正在播放一些在晚間才放的節目,並打算善用一天的時間便把餘下的集數通通播清光,省卻道別,促進別離。

於是道別成為了奢侈品,只有能夠掌握自己人生的人才能夠擁有,後來朋友告訴我,風土病的存活率很高,但我已經分不清是別離的存活率高,還是患上了別離,導致存活率高了。

作者IG:detesla_soni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