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苗注射小記

2021/2/10 — 23:58

大約三星期前收到大學的通知,所有教職員都可以預約接種 COVID-19 疫苗,但要按姓氏第一個字母的先後排隊;我是 W,所以排到今天才接種第一劑。其實我幾乎足不出戶(今天是過去五六個星期第一次外出),感染機會相當低;決定接種疫苗,除了是以防萬一,也是為了表示支持抗疫。

接種疫苗本來是很簡單的事,就是打一針,誰知安排上沒有我以為的那麼簡便。負責施種疫苗的,是位於本鎮一間規模不小的醫院(員工近二千人),距離我家不過是十五分鐘車程。醫院有大大小小的建築物,我出發前查清楚了疫苗診所的地址,還預早二十分鐘,以防途中有意外的延誤,寧願早到了在車裏等。

果然是早到了。我看到了診所的地址和門口,便在對面停車,在車裏坐了一會,然後在預約時間之前五分鐘施施然過馬路到診所去。誰知到了門口才看到那不大不小的「Exit」字,於是急忙找入口;但環迴四望,也看不到任何指示。終於見到一位經過的護士,得她指引,才知道入口在一條窄巷中間。

廣告

進入診所後,原來還要填表格。真是豈有此理!預約了接種的日期和時間後,我在醫院的有關網頁早已填妥了所有個人資料(例如對甚麼藥物有敏感反應和最近有沒有接種過其他疫苗),因為他們說這樣做可以省卻我到時填表的麻煩。可是到頭來還是要在診所填表,那麼網上做的便是白費了。我接過表格時問護士,為甚麼在網上填了資料還要再填一次,她回答得含含糊糊,我也不便追問。

幸而不用久等,很快便有護士領我進去打針。他們的安排不錯:裏面有幾個房間,每個房間只容一個人在等候,然後有護士進來施種疫苗。我等了兩三分鐘,有兩位護士進來,一位中年,一位很年輕。年輕的那位對我說:「我是見習護士,請問你會否介意我替你打疫苗針?」中年的那位補充說:「如果你不想讓她做,可以由我替你打針。」打針這麼小事,我當然無所謂。年輕護士聽我說不介意後,立即手起針落,迅速完成;我只覺一陣極之輕微的刺痛,正想讚她手法俐落,誰知她竟說:「呀,不好意思,你在流血。我替你抹。」我回頭一看,見到她用來抹血的紙巾上有一大灘血跡,而打針處還不斷有血流出,禁不住說:「很多血呀!」中年護士以開玩笑的口吻說:「她已進步了很多,但看來還有進步的空間。」血很快止了,貼上膠布,我若無其事說聲謝謝便離開了。

廣告

其實不是立即離開診所,因為打針後要留在那裏十五分鐘,看看有沒有即時的過敏反應。我沒有即時的過敏反應,只是四五個小時後,打針的肩膀開始有點疼痛;現在距離打針已是十二小時,疼痛加劇了一點,但仍不算很痛,只是不能做舉重或掌上壓等運動。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電話預約時,他們說我接種的會是 Moderna 疫苗,但打完針後,看看記錄卡,原來打了的是 Pfizer 疫苗。這兩種疫苗兩劑相隔的時間不同,Pfizer 是二十一天,Moderna 是二十八天;這麼一來,我原先預約的第二劑時間便不對了。醫院方面沒有通知須要更改時間,我上網一查,原來已自動更新了!相信他們遲些會發 reminder 給我,但這樣做未免有點混亂。

原刊於《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