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10/12 - 20:33

病毒將迷失的女兒送回來了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病毒疫情在英國大爆發,大部份寄宿學校有驚無險,採取應變措施,宿舍生活照常,只是在校園裏分成小組隔離。反而許多大學校園課取消,在大學讀書的一些學生回香港,暫時一個學期改在家越洋 online 上課。

一些同學去英國一遊後,回香港暫避。新的一年面對怎樣的學習環境?當美國大選全球也不知道怎樣開盅,不知拜登贏是禍還是特朗普勝是福,我們香港家長至少有一樣肯定:千牽萬掛的孩子,去了英國不久又可以回來了。

千里送兒子到寄宿學校,替他們在宿舍安頓好,千叮萬囑依依不捨離開學校大門,回到倫敦在酒店第一晚就連忙用手提電話打給他,電話鈴聲響過不斷,他就是不接聽。那時你心如鹿撞,不知道他出了甚麼事?是無法適應陌生環境,是將被單蒙頭大哭,還是遭受鬼仔欺凌?還是他剛到了學校就有了自閉症,在宿舍走廊獨自漫步。當孩子那邊手提電話拼命響而沒有人接,而所有的 WhatsApp 都是一個灰剔,天長地久也不變成兩個藍色,對於母親,這是繼產後抑鬱最大的身心折磨。

廣告

因為疫情,這種苦情暫時可以避免。

不必再牽掛他在那裡吃不飽,不必擔心入冬時他穿得暖不暖,不必擔心他的英文程度追不上,總之他去了兩星期又要回來了。

除了在機場接他時緊抱著他大哭,至少你的兒子回到房中,可以恢復替他煮飯,替他買衣服,一切回到疫情前香港的正常狀態。

你竟然驚喜地發現:在 online 課上完之後,他關上電腦,收捨好書本,竟然自動洗臉擦牙,乖乖上床睡覺。這是他未去英國時無法想像的改進。只需兩星期,英國的生活已經將他脫胎換骨。至少這一點,值得你交三十萬港元的學費。

我認識一個家長的女兒,由英國的大學疏散回家 online,上完一天課之後,竟然深夜敲父母的門,撲上父母的床,緊緊摟抱著媽咪抽泣起來。

問她哭什麼,女兒說:「在英國一個月,我想了很多事。離開了家庭,令我更 appreciate 媽咪你以前為我做的一切。我一度沉迷電腦遊戲,一度對你大聲說話而咆哮,一度覺得你很煩,甚至你雞啄唔斷的吩咐引起我的忿恨。但在英國的那一個月我一個人獨處,將小時你帶大我的每一個片段重溫一次,我想通了很多事,欠負你很多,媽媽,我以後一定孝順你。」

當你放下手上的 iPad,你正在看《蘋果動新聞》關於潘曉穎母親要求林鄭月娥早日引渡殺他女兒的兇犯回台灣的新聞,你正為潘媽媽所受的一切引發起淒楚的同理心。這時女兒敲房門走進來的一個擁抱,你覺得好 warm,不知該感激這場新冠狀病毒還是感激寄宿學校疏散學生回家。

忽然半年的學費,買來女兒這樣溫馨的 confession,value for money,很值。

人生總有我們無法預料的危機發生,有時要將底線放得很低。百業蕭條,日子很艱難,請大家忍耐。至少,孩子還在,至少我們居住的那幢大廈,還沒有人確診。有時我們只能追求「至少」(minimalism),因為簡約和簡潔,一定少了煩惱,所以至少冬去春來,明年的鮮花一樣會盛開。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