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8/31 - 18:00

病毒會令你識計數兼成熟

資料圖片,來源:Tomek Baginsk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Tomek Baginski @ Unsplash

九月到了開學季節。病毒尚未清除,新的一年又開始。

對於香港留學生,2020,你損失了甚麼,又獲得了甚麼?

損失了的當然是半年來正常的社交讀書生活。五呎之內見不到教師。兩呎之內昔日開心談笑的同學,也變成 online 的萬里天涯。

廣告

這種日子不好受,只是比個人禁閉(solitary  confinement)好一些。不過,當全世界都因為病毒政治問題變成了某種囚徒,一個留英的香港學生應該在這一年裡學到是某種解決困難、成熟進步的「囚徒邏輯」(The Prisoner Paradox),即學會在禁束之中活得更自由。

而不是像某一種留學生,一聽見某一兩個字眼就情緒衝動,破口大罵,用民族主義來包裝自己的愚昧無知。幸好大半年來,絕大部份香港留學生非常理智。

面對逆境,許多小朋友告訴我,他們在寄宿學校之外反而能領悟疫情前寄宿學校的精神。也就是說,他們過早地體驗了某種戰爭歲月,就像三十年前一齣電影,叫做《Hope and Glory》。

面對九月開學,很多人學會了自理生活。當英國許多家大學還沒有宣佈時間表,消息滿天飛,各大學有不同的 policy,但到目前為止,大多數大學將會將 lectures(講座)改為網絡舉行;但導修(seminars 或 tutorials),將會在校園恢復。

亦即天一半地一半,局部取消 lockdown,恢復一半社交生活試一試。

一個剛去了美國東岸大學復課的香港學生告訴我,一進校園,那邊已經宣佈發現了第一宗確診感染者。校方表示為了保障私隱,不公佈確診者身份,但也沒有緊急清場,一切冷靜觀察,只是叫學生不要慌亂,再過兩個星期看看。

大學開學之後,將會出現確診。你只能希望不是你自己或你認識的朋友。壞消息是:不知變種了幾次,病毒到了這一期,傳染力加強。But good news is 死亡率正在降低:因此雖然絕不可掉以輕心,但與病毒同存活,逐漸成為地球人類的一種共識。

另一位留英的同學仔告訴我:他沒有問過父母,已經整頓出一張最經濟效率的生活時間表。

他的母親實行 BNO 居英大計,在倫敦給他買了一個小公寓,兩個房間,一房租出給另一個學生,他自己住一房。

但他讀的大學卻在南部的 Southampton。他若搬回大學住宿舍,或在修咸頓另租房屋,適應回校方便,每年的租金要七千鎊,然而一半時間 online lecture,另一半才 seminar,絕不化算。

他決定坐鎮倫敦自己的家,未來一年,希望將三四節導修課 group 在一星期的兩日,令他每星期只須乘火車或巴士回到校園一次,留在校園上兩天導修課。

我問他,條數點計?一周的這兩天你是否每日都回倫敦,即須負擔兩日的交通 return?

他說不會,因為已經聯絡好另一個同學在宿舍讓他打一晚地鋪,他省回兩日來回倫敦的交通費。即一星期來回校園一次,兩日一夜,地鋪住宿他付給鬼仔同學一晚十鎊。

那麼他就可以不必將太多時間花在兩日來回修咸頓倫敦自己家的交通之上,而充分留校使用圖書館和其他設施。

我說 well done,漸漸你就會成為生意人了。他笑說:鬼仔本來開價二十鎊,他還價五鎊,最後中間落墨,鬼仔接受十鎊。反正他答應在圖書館讀到關門,也就是說十點鐘回到鬼仔房間,只沖一個涼,common room 喝杯咖啡,然後就刷牙睡覺。

我說,這是一條很成功的慳錢方程式。他說,他已經很失敗了。因為他每週回校園 share 一晚房的 first choice,是一個他心儀的香港女同學,他想開口,但缺乏這個勇氣,他怕食檸檬。但萬一她答應,就發達了。

嘩,想一步登天,也未免急了一點。

我說,不必擔心,下一個學期你轉移目標吧,祝你好運,這場病毒,很可能造就你人生的另一個新篇章。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