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瘟疫下的暮鼓晨鐘 —《雲上的日子》

2020/5/6 — 15:56

Beyond Clouds (1995)

Beyond Clouds (1995)

【文:東海一葉】

元代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廣告

整個世界都陷入封城鎖國的狀態,疫情不斷擴散,全球經濟籠罩在大蕭條的陰霾下,恰似敲響了暮鼓晨鐘。 每一個人的生活,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對於未來的世界如何演變,完全超出我們的經驗和想像。 原本風塵僕僕的日常生活,一下子停頓下來,並面臨從沒經歷過的生存危機。 人類從一個極端,猛然擺向另一個極端,猶如在急刹車,本來急速轉動的地球,像戞然而止。 然而被破壞得滿目蒼夷的地球,郤彷彿得到一個千載難逢的喘息機會。

在大瘟疫的沉重氛圍下,又一次重看了大師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遺作 — 《雲上的日子》(Beyond the Clouds)。 這部電影,由四個單元故事組成, 均具有非常強烈的警世意味。 每個故事的寓意深竅,攝影魔幻,如詩如畫,如夢如煙。 這是一場豐盛的心靈對話, 對人類的處境、情慾的囚牢,進行了哲學的反思。 安東尼奧尼在其晚年中風後, 與德國導演文.溫德斯合作,將自己的小說集《泰伯河上的保齡球道》改編,拍出了這部到處閃現智慧靈光的曠世之作。

廣告

開端

飾演電影導演的實力派演員約翰.馬克維奇,在窗邊凝望,飛機外的雲霧忽明忽暗。 他此時在為了構思下一部作品,而陷入了追尋靈感的苦惱。

轉眼間,他來到了煙霧迷漫的小鎮。 然後,是一段內心獨白 :「我相信萬物裡有一種動力,驅使我前行,它是生命、過去和未來的源泉。 但我們却每每停留在現在,然後騙自己以為與世界同步變化,恐怕是冥頑不靈的我們,不斷原地踏步」。 

約翰.馬克維奇,其實就是安東尼奧尼在電影中的化身。 他可說是電影的唯一主角,把四個不同故事貫串起來。 他遊走於每一個角落,並不斷以內心獨白,引發觀眾的思考。

雲上的日子

雲上的日子

故事一

薄霧中的古城費拉拿。 烏鴉淒鳴,展翅劃破長空。 令人想起馬致遠那闋小令《天淨沙.秋思》的意境。

呈古羅馬建築的圓拱型長廊,而又空靈、寂寥的街道上,四處流浪的工程師與女教師的偶遇。 他問她:「妳去哪裡?」…「去城裡」…「我剛從那裡逃出來」。

男:「有留意到嗎?沒有人再看日落了。 也許城市人都是那樣」。

女:「說話從不像聲音般變成你一部份,就像海,最後你聽不見它,因為它已成為你不斷聽到的話語」…「很奇怪,我們都喜歡印在別人腦海裡」…「也許這正是戀愛的秘密」。

他們住在同一家旅館。 那晚,她在等他,他却猶豫不決,最終沒有來到她的房間。 從那天開始,他們便互相深愛,但再未見過對方。 直到三年後重遇, 她向他表白,在這段期間曾經戀愛過,却未曾忘記他。 慾望、激情再次燃起,她表現得欲拒還迎,而他在一番隔空的肌膚之親後,最終選擇逃避。 那一刻他或許深明,肉體的擁有終究會如雲霧般消失。 要真正永遠地擁有她的愛情,永遠印在她的腦海裡,只能摒棄佔有她的慾望。 

又或許,如約翰.馬克維奇在故事的結尾說:「他一直深愛着那個,他從未擁有過的女孩,或許是因着其愚不可及的傲慢,或是他所處城市的沉默愚昧」。

故事二

約翰.馬克維奇來到海邊小鎮,遇到了芳華正茂,却滿懷心事又眼神憂怨的蘇菲.瑪素。 小商店外浪濤拍岸,風冷淒清。 沒有對話,他彷似看穿了她的內心深處,令她無處躲藏。

她鼓起勇氣說:「我坦白跟你說會較好,不管你怎樣想…我殺了我的父親,刺了他十二刀」…:「刺了他十二刀?妳數過?」…「他們數的」。

經過一番表白,她如釋重負,敞開心靡。 然後他們在床上翻雲覆雨、坦誠相對。 蘇菲.瑪素在這場戲作全裸演出,或許代表了女主角那一刻的徹底釋放自己,無論肉體上或心靈上。 她肉體上曾受盡父親侵犯凌辱,心靈上又飽受殺父的良心煎熬。

故事的結尾,是一段非常形而上的心靈對話。 約翰.馬克維奇說:「我來此地尋找人物,却找到故事。 這故事使我無法再想到其他事情。 她刺了他十二次,如果她只刺了他兩、三次,事實與虛構有多少不同?但這不是我要尋找的答案,使人不安的是別的事情,那是我竟覺得十二刀似曾相識,比兩、三刀更“親切”。 這震撼的數目包含了所有的故事,真實就在其中。 我感到疲倦和懊惱,就像我剛拍完那場手刃的戲。 與其拍十二刀,我決定三刀便夠,為了含蓄的原故…那女孩彷彿意識到什麼的目光,第一眼便吸引了我,使我忘不了,並感到一種悲劇的反諷意味,就像那晚霞的反諷,不斷擴散,像喬依斯的飄言,跌落在所有生者與死者身上」。

故事三

巴黎的咖啡店內,寂寞的意大利女子,遇上來自紐約的有婦之夫。 她打開話閘子,說想跟他分享在雜誌上看到的故事。

「在墨西哥,一些科學家要到山裡的印加古城,雇用了工人搬運行李。 走到某處,工人停下不動,他們拒絕繼續前進。 科學家們很生氣,叫他們繼續前進,科學家們猜不透為何會停。 數小時後,工人又再起程,最後工人的頭兒決定解釋原因。 他說:他們走得太快,把靈魂也丟掉了」…她繼續說:「我們勞碌奔波,以致丟失了靈魂。 我們應該停下來等一等」…「幹什麼?」…「等我們以為無用的芝麻綠豆的小事」。

科技巨輪不斷前進,為了追趕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從懂事開始,我們都走得很快。 很少人會停下來想一想,在這個到處充斥物質和慾望的世界,却找不到一點心靈的慰藉。 

婚外情維持了三年。 她說:「三年來你把她的氣味帶到我家,你衣服上的味道,戴綠帽的女人的味道」…女的妒火中燒,但他們在情慾的汪洋中不能自拔。 彷彿永刼輪迴,永遠在空虛的心靈及從不滿足的慾望間,不斷擺盪。

而故事末出現的尚.雷諾,對抛棄不忠丈夫的女子說:「沒有事解決不了的,這才令人煩惱」。 兩個婚姻不愉快的人走在一起,却彷似找到了片刻的心靈慰藉。

故事四

美得出塵的伊蓮娜.雅各布,步履輕快地走在途人寥落的古鎮街道上。 她沉默的美和氣質,像天使般攫住了男子的心。 他一直緊追着她,向她表達愛意,並要送她到教堂參加崇拜。 他眷戀塵世間的種種歡樂,她却要逃離這個物慾橫流的塵世。

她說:「我認為不思想才會快樂」…「但不可能不思想」…「不錯,所以我不愛說話」…「可是解決不了問題,越静思緒越活躍」…「我指無所謂的思想」…「哦,應該如何清除?」…「如果可以…我會逃走」…「逃到哪裡?」…「遠離肉體」…「為什麼?」…「肉體的缺點之一是,太多慾念,永不滿足」…「我不會全盤否定慾念,如放棄細微的樂趣」…她凝視着他,說:「如放棄細微的樂趣,你會得到廣闊的寧靜」。

來到噴泉前。 他說:「聽起來會很怪,我不喜歡花。 我雖然喜歡花,但它們令我悲傷。它們很美很嬌艷…但兩天後就凋謝枯萎。 日本人的花園不種花,是因為怕花會殞落」…她反問:「你怕死亡,對嗎?…我怕的是生存…怕無何避免的人生」。

他說:「如果我說我愛上妳怎樣?」…「就像在光亮的房間燃點蠟燭」…他窮追不捨:「明天能否再見?」…她緩緩轉過身來:「明天我便要去修道院出家」。

對白的力量,在寧靜的沉澱中才顯得震撼人心。 在這個寂寞的雨夜中,被拒絕的他奔跑而去。 

結尾

約翰.馬克維奇回到旅館,鏡頭下的每扇窗,影照出眾生相。 而他在一片漆黑的房間,冷眼靜觀世態,最後又隱身在黑暗中。 猶如他自己說的,他只懂得把影像拍下來,讓觀眾自己來感受、思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