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白雪紛飛下的思念

2020/12/19 — 21:43

Papa(作者 Facebook 圖片)

Papa(作者 Facebook 圖片)

漂泊在外,有時候很希望養一隻小狗、貓咪陪伴在側,在令人沮喪的日子都不斷得到無條件的愛。

有看過《青春無悔過書》的朋友都知道,我除了有飼養兩隻貓咪外,還有一隻叫「給給」的唐狗。我的父親在十多年前於路邊拾她回家,由於她是在父親釣魚後尾隨他回到車上,因此被冠名叫作「car」;但我父親卻不懂英語,所以發音不太準確,於是一家人就將錯就錯,稱她作「給給」了。她非常膽小,完全不懂得與其他狗隻互動,在家中也只賴在我媽媽身旁,甚至會將我視作她的競爭對手 — 當我與媽媽擁抱時她會奮力擠在我們中間,把我們分隔。她是一隻明顯地有分離恐懼症的小狗,每當母親出遠門就會茶飯不思,每天守在門口,等待她的歸來。

在上年十二月尾聖誕假期間,我專程從美國坐飛機回港,為了送她最後一面。十四、五歲的她患了急性腎衰竭,在過去一年都接受藥物和飲食治療,身體卻依然一天比一天差,毛髮都接近掉光了。她的腎幾乎不能運作,毒素也隨之在她身體累積。我們在深思熟慮下,決定終止她的痛苦,並約定在我回港時送她安眠。那天獸醫帶著護士登門拜訪,給給在與一家人玩耍了一個早上、被媽媽洗了一個澡後,便在全家的擁簇下走到彩虹橋。

廣告

給給

給給

廣告

結果陪伴媽媽的職責,就落在兩隻小魔怪身上。三色貓「14」是我立法會議員辦公室營運拯救街貓計劃時「私有化」的,而灰貓「Papa」則是朋友的親戚棄養,我從他們手上接回來的。兩隻貓都是我的心肝寶貝,坐牢時我很擔憂他們能否適應沒有主人陪伴 — 事實當然是我過慮。對於貓咪而言,生性相對獨立的她們不太害怕分離,所以即使在坐牢時、去耶魯讀書時,甚至流亡時我被逼揚長而去,留她們予家庭照顧,對她們而言也不是太難適應。甚至在與母親相處的日子時,變得更圓潤、好動呢。

14

14

回想到與貓貓狗狗相處的日子,雖然多了責任,但同時也學會付出、愛護,收獲了很多放鬆以及歡樂的時間。臨近佳節,難免會想起以往的種種,包括在家中總會準備予幾位小動物的聖誕大餐,或者單純與她們嬉戲玩耍的日子。作為一位貓奴,不能吸貓的日子,著實令我有點無形的鼻癢呢。

然而,已經沒有家庭在背後支持的我,實在難以再有飼養動物的計劃。我在進行倡議工作時定必會居無定所,四處奔波,如果沒有充夠的時間與他們相處,好好地照顧他們的起居,其實絕對不應該承擔這種責任。他們也有喜怒哀樂,也有需要被滿足的需求,不應只被當作人類的擁有物,然後按我們的喜好去對待他們,不理會他們是否會受到傷害。與他們生活,就一定要尊重他們,並給他們一個安穩的家。

因此,即使目前在英國慢慢安頓下來,與新的有緣貓/狗建立關係,仍是很遙遠的事。對給給、14、Papa 的想念,留在心裏就夠。在給給逝去一年、白雪紛飛的節日,我祝願她們安好,無論在哪。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