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盧凱彤的音樂對我的影響

2020/11/9 — 13:07

盧凱彤《荒原》MV 截圖

盧凱彤《荒原》MV 截圖

【文:Kelly】

大家認識的我都是盧凱彤歌迷,更是 Rockmuiiifanpage 粉絲專頁的管理員之一。

但其實我跟大家都一樣,都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

廣告

自小我一直都是一個沉默內向的人,十年前 Form 3 的我經歷了校園欺凌事件,那一年面對班上同學種種的欺凌行為,我自覺內心就像躲進了黑洞封閉了起來一樣,也曾經長期失眠。

自此以後我變得很敏感,也很難信任人,很怕熱鬧亦因此多了獨處的時間。

廣告

五年前我在新學校 Form 6 畢業,當年要面對中學文憑考試,考試那段期間壓力很大,成績也不理想。當年考完DSE後,盧凱彤在PMQ元創坊舉辦了慈善畫展,還記得我那時候每天起床家裏沒有人,卻讓我有種莫名的恐懼讓我很想逃離現場。

於是我差不多天天都在 PMQ 逛畫展,在那裏我看著她的畫作,內心會突然平靜下來。

由於情況經常出現,直到近年我才發現原來這幾年來我一直面對的是 Panic Attack,特別是每次乘搭地鐵都會突然間發作,但每次都只是感到快要窒息、流汗、手腳無力...當離開現場環境後就會無事。

Panic Attack 是指「每當我們面對危機時,生理上便會引發一系列的神經反應與荷爾蒙分泌,令心跳加速、呼吸頻率和血壓上升,以對應危險作出適當的準備,這種機制名為「戰鬥或逃跑」,是我們面臨恐懼的常見反應。然而,若在安全情況下,卻經歷原因不明、突如其來的強烈緊張和恐懼,例如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冒汗、顫抖、手腳痳痺等症狀,甚至擔心自己快要「發瘋」或「死亡」,就可能是「恐慌突襲」(panic attack)。而這些症狀來得非常突然,通常在十分鐘甚至更短時間內達到高峰點。」

兩年前 Ellen 的作品《荒原》獲得了 CASH 金帆音樂獎,監製蔡德才提及到歌曲由 Ellen 和林夕第一身出發,希望藉歌曲鼓勵更多情緒病患者,當時的我沒太大感覺,但是末段的電子音樂卻讓我感到異常,壓抑。

幾個月前因為疫情,我很久沒有外出,然而有一天偶然坐地鐵外出,那天 Panic Attack 讓我有「就嚟死」的感覺甚至持續到晚上。那天之後,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荒原》這首歌的意思。

Ellen曾經在storyteller 講過:

「有情緒病的我,或者其他有不同情緒病的人,都曾經在荒原徘徊,一個人渾沌不安,好像去了無人的地方和黑洞,要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尋回屬於自己的平靜。我依然有時找得到,有時找不到。」

疫情的影響加上 Panic Attack,讓喜歡攝影,經常到處走的我現在很害怕外出。即使外出,我依舊會聽著喜歡的歌,到人比較少的海邊走走,尋求平靜。我經常會到香港島,特別喜歡到 Ellen 曾經經常去的赤柱,我也很喜歡到海怡半島海濱長廊欣賞海景。

五年前曾經參與 Ellen 在香港大學的講座,讓我對她的躁鬱症有初步了解,同時我也找到一些共鳴。Ellen 的離開,讓我一直都希望樂迷在懷念她的同時,也能夠加強對情緒病和精神病的認知。

並非在刷存在感,只是希望特別現在的香港社會環境下大家都能多加留意自己的精神健康狀態。

我亦會堅守自己的美麗,把守自尊。

我竟能把心內這番話講完。
腦海有風 髮膚無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