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后翼棄兵》,談談象棋 (2)

2020/11/4 — 16:07

劇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劇照

劇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劇照

第 3 及第 4 集《The Queen’s Gambit》,筆者從棋手角度,和大家分享一下,有關象棋的知識,以及棋手的心理。讓大家在一起追劇時候,多一份了解,自然更易投入這一齣好劇。

第 3 集,女主角 Harmon 在比完賽後,回到酒店自己一個對著棋盤。她在做什麼呢?

筆者自小都常被人問,為什麼一個人捉棋!其實這個過程,不是捉棋,而是叫「覆盤」。每個合格的棋手,是有能力記得下完一局棋的步法次序。一個追求完美的棋手,會在捉完一局棋後,重新檢測一下,有什麼步法看漏了,或是能夠在過程中如何做得更好。這個亦是我教學生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 — 從自我反省中進步。

廣告

如果學棋的小朋友,捉完棋仍然一個人對著棋盤,家長們不必覺得奇怪,或者去問他是否很悶無人陪捉棋。

你想像一下,他的做法,等於在學校測完驗,回到家中自己一個望著試卷。即使可能考 90 分,但仍然重新思考答得不好的題目。這時候,你是否會覺得他是個可造之材?

廣告

(作為棋手,我非常明白 Harmon 在專心覆盤時,阿媽居然不懂,還在旁開住電視機的感覺)

在決賽的一局,Harmon 在第一步時,思考了很久。大家可能覺得第一步有什麼好想,每次第一步都應該差不多,對不對?其實 Harmon 在思考的不是第一步,她是猜測對方的佈局套路!

開局有不同的定式,而定式又會決定中盤時,是開放局面(有利喜歡發動猛烈進攻的棋手),還是封閉局面(有利喜歡慢慢等待局面出現細微相差的棋手)。開局後出現的兵型,又會決定雙方弱點在那裡,進攻方向是王翼,還是后翼。

劇中棋子好快的在 Harmon 腦海移動,她是在思考和猜測對方,到底會用 Sicilian Defence、Ruy Lopez、Caro Kann Defence,還是 French Defence 去應對她首步 e4 王前進兵的攻擊。以上的防禦陣,都是最常見應對的四種方式。

第 4 集的時候,Harmon 的對手幫她提出「封局」(原因就大家猜猜),明天再戰。以前是有這一項規則的,尤其見於大型比賽,或者用時很長的比賽。自從科技發達,電腦能夠分析棋局後,「封局」已經被取消了。

而「封局」期間,Harmon 寫張紙,將信封交給裁判,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封局」有個規則,如局面到白方行,白方必須先想好下一步棋,然後將步法寫在紙上(當然不讓任何人看見),放進密封信封。叫「封手」。比賽員回家後,當然大家可以互相思考對策,但封局方,下一步必須跟封手的步法走,不能改變主意。

劇中其中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地方,就是取景很美,象棋比賽場地都在優雅的酒店進行。受香港草根文化影響,可能大家錯覺以為,捉棋的通常是維園阿伯,聚集在公園捉棋。

其實在香港的象棋比賽,都在康文署轄下的室內體育館,或借用學校場地進行,重點是環境必須寧靜。

但和外國的,仍是差一級。外國的高級比賽,一般會在五星級酒店進行。筆者在去年參加世界業餘國際象棋賽,剛好就在希臘羅德島上的 Sheraton 酒店進行,比賽過程約一星期。地方靚,酒店靚,場地設置都靚。在海外比賽,都是一種享受。

和大家分享一下,現今真實的象棋比賽場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