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攝

真實的社區生活

活着多好,新聞很少好事發生,唯有走在社區,感受社區的氣味,最令人快樂。街坊的生活不易過,也能捱得過,生活就是這年代的生存之道。

深水埗,不難想像貧窮,夾縫中生存,建構着多元的社區。1970 年開業的騎牆鋪,電器工程店,只有四呎大小,緊緊容納一個人站立的位置,被稱為香港最細小的店舖。老闆娘黃太,穿着從大南街買入布料的長衫,一頭白髮,優雅的站在鋪前,跟街坊談天,訴說往事。福華街有不少布疋排檔,早在 60 年代已經開業,黃老太指以前這裏是大排檔,後來搬上市政街市,現在變回車仔麵,成為深水埗的美食街。唯獨他的舖頭 50 年不變,細小的店舖,原來也要 $6,000 租金,因為人情街坊,閒話家常,渡過半世紀的寒暑。

時間改變一切,但仍有人堅持。幾年前訪問跌打館師傅杜少津,中年的他,渾身肌肉,雙眼有勁,一睇就知習武之人。他曾經在是港產片《白蓮邪教》男主角,也參演《倩女幽魂 2 人間道》,跟甄子丹是同代人,後來放棄演藝生活,捨棄北上的演藝事業,繼續做跌打師傅,服務街坊。幾年前,他說兒子想繼承衣砵,在大學讀中醫,今天探訪他的醫館,見到師傅的兒子,原來他完成學業,繼承父業,當上跌打師傅。跌打館的門外,貼着杜少津、上一代父親(杜琛)和下一代兒子的名字,三代人當跌打師傅,這家族堅持實在不容易。

深水埗,無奇不有,什麼都可以發生,這就是深水埗。北河街看到少女賣藝表演瑜伽,恍如昔日大笪地的感覺。時代越壞,我們越想念從前,回憶最美好,走在深水埗,時光倒流,憶起快樂的日子,何樂而不為呢?

香港人,不管是上一代,還是下一代,都用自己的方法生存下去,活着就是最好的記憶。生活太苦,落區跟街坊談天,感受生活的溫度,但願停留回憶一刻,最甜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